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创新,不能跟在别人后面跑 访“破解生命奥秘的人”欧阳平凯院士
来源:东方网   发布者:ailsa   日期:2018-08-13   今日/总浏览:9/1678

欧阳平凯.jpg

中国江苏网讯 他从国外归来,白手起家创立了第一个生物化工专业,第一家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被称为“破解生命奥秘的人”。记者近日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南京工业大学校长、原江苏省科协主席欧阳平凯,他结合多年来专业探索,畅谈江苏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

生物质能源为何“叫好不叫座”

“江苏省人口多,土地、矿产资源相对较少,要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和美好环境,发展生物质产业非常适合江苏省情。”欧阳平凯一直心系生物质产业,在各个场合,他都不遗余力地呼吁废弃生物质的高校效利用。

“在各种可再生资源中,生物质资源是最稳定、高效同时也最环保的一种资源。生物质资源是从何而来的?地球原本就是充满二氧化碳的星球,后来有了绿色生命,产生光合作用,大量二氧化碳变成了氧气,生物质就被埋在了地底下,成为化石能源。生物质的生产过程本身就是一个环境净化的过程,可以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吸收有机污染。”

大自然每年产生1600多亿吨的生物质,是人类取之不尽的资源。中国正在以不到世界7%的土地,承载着全球近三分之一的中低品位生物质排放。生物质产业,就是指利用可再生的有机物质,如农作物、树木等植物及其残体、畜禽粪便等有机废弃物,通过工业加工转化,进行生物基产品、生物材料和生物能源生产的一种新兴产业。

“人类社会废弃的生物质是环境污染的最大源头,总量超过70%,若不加以充分利用,会形成严重的排放问题。”欧阳平凯说,中国人多,且是饮食大国,但吃的东西去哪儿了?“生物利用度,一般来讲不会超过50%,人类的粪便排到那儿?我了解是都没有处理直接排放到水里的,造成水体的富营养化。现在雨污分流有处理,用的是大池里曝气的方法,但产生的问题是,很多病菌没有得到挥散。”欧阳平凯说,其实,通过对农村厨余垃圾、人体排泄物等进行处理,就变成可以供农民做饭的生物天然气,而生物处理的发酵过程中,苍蝇蚊子卵也都被杀死,最后出来的是农田所需的有机肥料。

技术突破为生物质利用开创了新业态,但与太阳能、风能发展的“热火朝天”相比,生物质能源发展仍显得“叫好不叫座”。欧阳平凯说,你们也可以去做一个调研,“如果计算进生活能源,从全生命周期来说,太阳能、风能本身并不是减排的。比如太阳能装备,就需要消耗大量能源。如果用环保的方法来处理排泄物,消耗120吨足足需要一吨煤。”

科技创新一定要以问题为导向

“美国人用2亿吨玉米来做7000万吨酒精,可见生物质产业大有潜力。” 欧阳平凯一直在推动利用生物技术“变废为宝”。

“利用生物技术,可以把秸秆转化成蛋白质、油脂、淀粉、氨基酸等几千种产品,和粮食里的蛋白质、淀粉等一样,人和动物都可以食用。”欧阳平凯说,一吨秸秆约300元,10亿吨秸秆就可以实现3000亿元的产值。这不是一个小产业,就像煤和石油一样,是资源,要作为一个行业来做。南京工业大学的专家们已经完全掌握了利用生物合成技术,但产业链却不易形成。

欧阳平凯认为,科技创新不仅仅涉及科研政策问题,还会遇到体制改革问题。首先,秸秆收集要形成一个产业链,其次,要有一个万吨级的示范工程,只要做出来就会有人来投,打通下游产业,就符合市场规律了。

科技创新一定要以问题为导向,不能跟在别人后面跑。“一谈到科技创新,很多人就觉得是基础研究、理论研究,其实,基础问题要从实践中去体验,要到实践中去研究。”欧阳平凯说,创新要从问题出发,现在我国发表文章世界第二,但科技竞争力却不如西方发达国家,在美国,70%的研发力量来自企业。它之所以强大,实际上就是跨国公司的研发与市场结合的能力非常强大,他们善于从实践中体验,到实践中研究。

中国的民企甚至一部分国企还不具备这个实力,很多企业更多的是在国外引一条生产线,现成的工艺,一个赚钱很多家就跟上,一上就是一堆。我们从问题出发研究,就能解决资源配置问题,让市场发挥作用,把资源配置给最有效率、最需要的人、企业和机构。

过去高校注重发文章但不是很重视工程应用方面的实践工作,但创新总是与问题的发现和实践密切相关,欧阳平凯说,现在女同志穿的尼龙丝袜,化学法制造,很漂亮结实,但有一些缺点,不太舒服,吸水性不好,柔软度不高。南京工业大学的相关课题组从生物新材料研究出发,力图做出既柔软、吸水又漂亮的丝袜材料,实现了尼龙、聚氨酯这个系列领域的创新,这一领域涉及产值可达上万亿元。“不一定是基础理论研究,用先进工艺改进现有的产品,这也是创新。秸秆产业可能就会是一个亮点,而且可以作为中国减排的特色,这个对国家太有用了。如果说我有一个梦想的话,那就是希望这个产业成为中国制造的一个亮点。

药物创新应该三足鼎立

工业生物技术在制药领域的应用主要是进行药物的生物与化学合成与提取,这项技术在国内是一个瓶颈。

欧阳平凯说,国外一些制药企业品种也很少,但做得很好,主要就是产品从技术开发到工程应用方面紧密结合,各种规模的技术及工程应用发展非常成熟,别人无法与其在产品的技术及应用上进行竞争。医药行业要与国外竞争,就一定要做到成本最低,、质量最好。

从医药创新的角度看,发展中国家搞新药创新在成分创新方面难度还是比较大的,主要是筛选出新的化合物方面难度比较大。当然,中国人可以做很多制剂,比如印度、以色列做的很多我们称之为仿制药的药品,即非专利药。无论从疗效还是成本方面考虑我认为对中国人都是很重要。

那么发展非专利药目前的关键问题在哪里呢?我认为不是我们以前讲的搞一个药证(批件)的审核报批方面,而应是在其关键的制造技术方面。关键在于专利到期后是否可以利用你的制造技术生产出比别人成本更低、质量更好的非专利药产品,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你做的剂型是否比别人更有效。

印度和以色列在非专利药品方面的成功除了降低成本外,制剂工艺也做得很好。目前中国只能出口原料药粉,印度和以色列已经出口药品了,主要原因在于他们制剂上的技术做得好。我认为药物创新应该三足鼎立,药品制剂技术、原料药制造技术与新药的开发缺一不可。我们应当大力重视制剂技术和制造技术的创新工作。大家要关注完全的创新药物,更要注重仿制药方面的药物制剂和制造技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