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专访百济神州梁恒 全球资本缘何涌向中国抗癌药研发新星
来源:新浪   发布者:ailsa   日期:2018-02-07   今日/总浏览:2/3594

“如果提前知道你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电影《无问西东》里这样一句对灵魂的拷问不免让人陷入沉思。不妨换一个稍微轻松点儿的现实场景,如果提前知道百济神州的股价可以走到140美元,你是否后悔当初没有全仓all in?

作为第一家在美IPO的中国在研生物制药企业,百济神州的股价走势正以“高攀不起”的姿态一路向上。还会不会继续创下新高?这是一个没有人能够拍着胸脯回答的问题。不过一家企业倍受投资人追捧,股价2年涨幅超过5倍,那必然是投资价值获得了认可。

1月16日,百济神州宣布了募股筹资计划,目标是6.5亿美元。结果短短1个星期后,百济神州便宣布募股完成,毛收入8亿美元,而且是扣除了承销商折扣,雇佣金和其他发行相关费用,结果远超预期。百济神州的股价在此期间不但没有受扩股的影响下跌,反而一波逆势猛涨。据全球金融数据提供商Dealogic和彭博社统计结果显示,百济神州此次的募资金额是近5年来全球生物技术/医药公司募资金额的第三高。

“一家伟大企业的市值一定是来源于价值创造。融资并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我们的目标是要把产品推到上市,让患者用上更好的药品,让投资者获得更丰厚的回报”。百济神州首席财务官兼首席战略官梁恒博士在接受医药魔方采访时表示,“百济神州的投资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创造性地开发高端抗癌药产品;二是打造了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队伍;最后是‘植根于中国,服务于全球’的商业运作理念”。

3fc21da433374fed8700b29784483995.1.jpg

百济神州CFO&CSO梁恒博士

资本驱动创新:给全世界做最好的肿瘤药

“百济神州要给中国人做最好的抗癌药,同时也要作为中国人给全世界做最好的抗癌药……”,这是王晓东院士创立百济神州的初心。彼时,刚刚卸下保诺科技(BioDuro)CEO一职的欧雷强,也在寻找中国生物医药新的商业机会。二人遂携手创立百济神州,并构划了“百创新药,济世惠民”的企业愿景。此后,王晓东负责把控研发方向、欧雷强负责商业化运营,这对顶级科学家搭配顶级企业家的“超强大脑”组合一开始就被外界极度看好。

2011年4月,百济神州启动RAF(BGB-283)和PARP(BGB-290)项目,获得默沙东2000万美元投资。2012年2月,百济神州启动PD-1(BGB-A317)项目;2012年7月,百济神州启动BTK(BGB-3111)项目……

毫无疑问,新药研发是一项由资本驱动的工作,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由于几个项目同时开展,百济神州成立初期的2000万美元资金迅速消耗,陷入了“缺钱”的窘境,欧雷强不得不满世界找钱,帮公司渡过难关。不过在2013年,百济神州迎来了公司发展史上的转折点,先后将两款在研产品中国以外的全球开发权益转让给了默克雪兰诺。这两项合作一方面为百济神州的研发项目及时输血,另一方面则是百济神州首次不依赖融资而是依靠转让在研产品的开发权益而获得发展资金,具有里程碑意义。

与跨国巨头的合作也让百济神州得到了更高的资本关注度。2014年11月,百济神州首轮私募股权融资7500万美元;2015年4月,百济神州第二轮融资9700万美元;2016年2月,百济神州奔赴纳斯达克上市,发行首日大涨18%收于28.32美元;2016年11月,百济神州募资2.12亿美元……

伴随募资额的一路走高,百济神州的产品开发进度也紧张有序。截至目前,百济神州正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数十项临床试验,其中已经启动和即将启动的国际多中心III期研究和关键性II期研究多达14项,开发进度最快的BGB-3111和BGB-A317预计在2018年分别向FDA和CFDA提交上市申请。

“我们自主开发的BTK抑制剂BGB-3111是进展最快的项目。现有临床数据优于同类已上市药品,它很有可能成为百济神州第一个上市的产品。我们在苏州的生产工厂已经准备就绪,一旦获得上市许可,就立即投产,争取第一时间造福患者”,梁恒告诉记者。

百济神州去年7月份和新基达成的合作是不得不提的里程碑事件。百济神州以近14亿美元的交易总额(包括2.63亿美元首付款,1.5亿美元股权投资以及9.8亿美元里程碑付款)将PD-1抗体BGB-A317亚洲地区以外(除日本)的实体瘤开发权益转让给对方,创下了国内药企单品种权益转让新纪录。

“百济神州对PD-1的定位是全球领先,与目前获批上市的PD-1抗体不同,BGB-A317在Fc区域的设计能最大程度上减少由其他免疫细胞带来的负面调节作用。与新基的合作达成,也说明了国际制药巨头对我们产品质量的认可”,梁恒对记者表示。

除了对外转让权益,“现金弹药”充足的百济神州也开始从外引进新产品,以补强产品管线。今年1月8日,百济神州从美国Mirati Therapeutics公司引进Sitravatinib在亚洲(日本除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开发、生产和商业化的独家授权协议。

“虽然这次从Mirati Therapeutics引进项目首付款只花了1000万美元,但这是百济神州从license out到license in的一种战略改变,未来我们的产品管线中将会有更多从其他企业引进的优质项目”,梁恒的一番话透露了百济神州继续丰富产品线的战略。可以发现,随着资本运作和募资能力的不断加强,百济神州的新药开发策略也越来越开放。

“做抗癌药,尤其是创新型抗癌药,早期离不开资本的灌溉,谁的融资能力强,谁成功的概率就大”,梁恒坦言,“百济神州目前一共有14个Ⅲ期和关键性II期国际多中心临床项目已经启动或者待启动中,这次募集的8亿美元也主要是为了推动这些后期项目的临床试验、注册申报以及外部合作,尽快让最好的抗癌药去服务全球患者”。

凝聚全球英才:提升新药研发的国际竞争力

尽管科学家创业现如今不足为奇,但是7年前国内创业氛围并不浓厚,融资渠道和资本关注度都有限。新药研发投资大,风险高,王晓东院士为此颇感苦恼,他必须找到商业上的伙伴来帮助他把实验室的突破性科研成果商业化。

幸运的是,在美国旧金山湾区的朋友聚会上,王晓东遇到了同在北京中关村园区工作过的欧雷强。欧雷强曾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力学工程专业,是一个商业奇才。这位斯坦福大学毕业的MBA创办并担任过多家全球性生物制药企业CEO,在生物医药领域战绩卓越。欧雷强早先创立的CRO(合同研究组织)公司保诺科技当时刚被收购,获得丰厚回报的他正在筹备新一次的创业,因此与王晓东一拍即合。

在创业早期,百济神州的员工多数来自两位创始人曾经的同事、朋友或者学生,他们都是CRO和基础研究方面的佼佼者。不过时至今日,百济神州的发展已经不再单纯依靠两位创始人的“光环”,而是转向更现代成熟的企业结构化治理。百济神州目前拥有850余名员工,在中国、美国和澳大利亚有超过400名科学家及临床医学专家从事新药研究与开发工作。

梁恒是百济神州在美国的第一位员工,加入之前在美国著名投行Leerink Partners从事生物技术产业分析工作。2015年,欧雷强找到梁恒,希望他能出任公司首席财务官(CFO)。出于职业敏感性,梁恒对百济神州进行了很多调查研究,发现无论是在研药物的临床数据,还是公司的愿景使命,对他而言都是一家很值得加入的企业。于是,多次被评为生物技术领域“华尔街最佳分析师”的梁恒放弃了在Leerink的工作,选择加入百济神州。

梁恒当时在百济神州的主要工作职责,一方面是最短的时间内帮助公司上市,另一方面则是帮助公司引进更多的海外优秀人才。回看公司发展历程,梁恒感叹道:“百济神州是目前唯一一家同时在中国和全球同步开展注册性III期临床试验的创新型中国生物制药企业,这离不开我们强大的海外临床开发注册团队的支持。对百济神州而言,在纳斯达克IPO上市最大的收益不是募集资金,而是吸引了来自基因泰克、安进、默沙东、礼来等全球优秀制药公司的大批优秀人才加入”。

从百济神州最新的对外介绍材料中可以看到,除了创始人之外,公司8名核心管理团队成员中有3位曾在基因泰克工作过,分别是肿瘤免疫学首席医学官Amy Peterson博士、血液学首席医学官Jane Huang博士、临床医学顾问Eric Hedrick博士。而另外15位核心研发与生产团队成员也全部具有在全球跨国药企的工作经历。

“临床团队需要非常严谨,对病人负责,对公司负责,所以我们非常重视团队的质量。目前中国新药开发还处于起步阶段,主导临床项目的人才相对紧缺,而美国这方面人才就非常多。百济神州的全球临床开发中心在2015年设立,如今美国团队已经有大约200人,分布在新泽西州、马萨诸塞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其中超过10%都是从基因泰克癌症研发团队过来的”,梁恒告诉记者。

在经历了近几年的飞速发展后,百济神州已经从一家研发阶段的生物技术公司转型为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制药企业。从人才队伍上看,除了拥有一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实验室研究和临床开发团队,百济神州在生产、销售环节的人才队伍也初具雏形。

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生产工厂从2016年施工启动到落成运营仅花了不到两年的时间,BTK抑制剂BGB-3111和PARP抑制剂BGB-290届时将在苏州工厂投产。投资22亿元、占地10万平方米的广州高端生物药生产基地也已经进入基建阶段,百济神州将携手GE开启生物药的“智造”时代。

百济神州之前没有成熟产品上市,但是在与新基的合作中,百济神州获得了Abraxane(注射用白蛋白紫杉醇)、Revlimid (来那度胺)和Vidaza(注射用阿扎胞苷)这3款药物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权益,并且全面接管新基在中国的200人商业运营团队。从工商运营信息上看,原“新基医药信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及旗下子公司都已经变更到了百济神州名下。

外界普遍认为,接管新基的3款成熟产品和中国商业团队,可以提前锻炼百济神州的销售和市场拓展能力,为后续更多新产品在中国的商业化做好准备。

梁恒对此表示:“无论从品牌形象、产品互补性、合作意愿的哪个方面来看,新基都是百济神州的最佳合作伙伴。接管新基的中国商业团队,对百济神州来说是从无到有的突破。只有建成了研、产、销全方位的团队体系,我们才有信心对外声称公司已经迈入了一个新的台阶,转型为研、产、销一体化的综合制药企业”。

植根中国,服务全球:好药不分国

百济神州将自己定位成“植根于中国的全球抗肿瘤药创制引领者”,成立之初,对自己的战略定位就是做高端肿瘤药,要么完全创新,要么就做best in class,给全球患者提供最好的肿瘤药产品。

百济神州目前有3款核心产品具有成为best in class的潜力,而且全部采用中国和全球同步开发的策略。比如BTK抑制剂BGB-3111,某些适应症已经推进到全球III期阶段,甚至还快于国内。

梁恒说道:“一个公司能够走向国际,首先是产品本身的竞争力,比如BGB-3111从头对头的临床数据上看比已经上市的同类产品有优势;其次是人才的竞争力,百济神州在国外建立了大规模的研发团队,为产品的海外开发提供支持,这在中国公司中是非常少见的”。

PD-1单抗BGB-A317是百济神州产品管线中另一款倍受关注的产品,目前已经在肺癌、肝癌、食管癌这3个中国高发癌种上启动了全球III期研究。1月31日,百济神州刚刚宣布BGB-A317二线治疗食道鳞状细胞癌的全球III期研究实现首例患者给药。

“中国的临床研究者之前很少有机会能够主导一个新药的全球研发,而BGB-A317的食管癌III期研究,北京肿瘤医院的沈琳教授就是这项全球研究的主要研究者。胃癌在中国有很多病人,中国的医生也很有经验,我觉得这是中国提升新药研发国际竞争力的一个机会”,梁恒表示。

除了依赖自己的团队进行全球同步开发,百济神州借助外部力量把自己产品推向全球的能力也越来越强。与新基合作开发PD-1单抗BGB-A317更是可以被计为中国生物制药企业发展史上的标志性案例。

“与外部公司的合作可以充分利用双方各自的地理资源优势,可以将百济神州在研产品的价值最大化,惠及到全球更多的患者”,梁恒指出,“与此同时,百济神州也在选择引进一些可以和自己管线产品有协同作用的好项目,比如刚刚从美国Mirati公司引进Sitravatinib,我们也是期望引进的项目能和自己的产品组合起来发挥更大的临床效益。”

“我们的想法是立足中国,做一个全球性的公司和研发平台,面向全球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国外有很多类似Mirati Therapeutics的公司,他们的管线中甚至只有一个主打在研产品,从他们的角度讲,更愿意选择一家拥有靠谱团队的公司帮助他们把项目在海外落地,他认为百济神州可以帮助他在全球的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方向,百济神州后面也可以帮助更多的美国公司在全球的发展。”

结 语

上市2年,百济神州没有让投资者失望。2017年百济神州在二级市场的投资回报率非常可观,比中等市值生物科技公司指数和标普500指数超出420%。而对于那些愿意早期阶段投入并和公司一同成长的投资机构而言,比如Baker Brothers、高瓴资本,回报就更丰厚了。

每年有三分之一时间在飞机上度过的梁恒给投资人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在梁恒看来,生物制药领域的竞争相当残酷,每时每刻都在和时间赛跑,药企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时间,患者等不起,很多时候资本也等不起。不过面对外部的挑战和竞争,百济神州很坦然,因为无论是产品、还是人才,百济神州都已经准备好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