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专访|美国布朗大学John Sedivy教授也谈衰老研究
来源:生物探索   发布者:ailsa   日期:2017-11-21   今日/总浏览:27/1591

美国布朗大学的John Sedivy教授在衰老研究的学术领域内有较高的知名度。近期,他和我们一同分享了衰老——这一目前越来越红火的研究领域的心得。

blob.png

2017年11月6-10日由冷泉港亚洲举办的Stem Cells, Aging &Rejuvenation学术会议在苏州举办。美国布朗大学的John M. Sedivy教授作为嘉宾在会议上做了主题演讲,并在会后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Sedivy教授的研究集中在原癌基因Myc和动物细胞的衰老。早在1995年他的实验室就分离出第一个有功能的c-Myc基因敲除。从1998年起他的研究就集中在理解细胞水平的衰老生物学。现在他的在研项目主要是关于细胞衰老的表观遗传调控和Myc在衰老中的作用。


1原癌基因Myc与衰老

Sedivy教授所研究的Myc基因是个原癌基因,我们很好奇该怎样理解它在衰老中的作用?由于Myc的正常表达能够帮助胚胎发育和组织修复,我们也很想知道是否有可能将它用在再生医学治疗上?

对于我们的问题,Sedivy教授解释说,Myc也是一个调控其它很多基因的关键基因。如果表达过量的话,会引起癌症;相反地,减少表达量,会促进健康的老龄化。

研究显示,在癌细胞中有过多的Myc,这是癌症的起因。在小鼠中,他们降低了Myc的表达量,小鼠的寿命延长了。

对于将Myc应用到再生医学上,Sedivy教授的建议是得非常小心。如果要用Myc促进组织再生的话,必须考虑到癌症的可能性。Myc过多就会有这样的副作用。


2衰老研究的方向

由于衰老研究不同与其它疾病,其成果会惠及到每一个人。所以大家对于衰老研究的发展方向都很感兴趣。

近些年,Sedivy教授发表了不少表观遗传学方面的文章。我们也趁此机会询问为什么现在很多衰老研究都转向表观遗传

Sedivy教授告诉我们,表观遗传是到最近几年才被理解的研究领域,而表观遗传调控在很多过程包括癌症中都起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很多抗癌药物都有表观遗传的作用。就在最近,衰老才成为这个范围的研究对象。而表观遗传不仅调控衰老,还调控很多发育、疾病等许多过程。关于基因的遗传调控,在每个人中是固定的;而表观遗传是解释环境影响的作用,比如你吃多少,暴露在环境污染物下多少,都会产生表观遗传效应。

探索君曾看到有一个报道说多细胞生物不可能同时延缓细胞老化和癌细胞过度生长,就意味着对抗衰老是不可能的(详细),让人很受打击。对此,我们也咨询了Sedivy教授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Sedivy教授的看法是,细胞老化和癌症的原因是不同的,但不能够将两者完全划分开来看。延长寿命和促进健康的生活状况是可行的,同时通过寻找原因和进行干扰来防止癌症的发生

Sedivy教授认为,抗衰老治疗毫无疑问地现在就是真正的科学。关于衰老的现代研究还是非常新的,是非常年轻的领域,好似三十年前的癌症研究,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来找到有效抗癌的药物。如今,衰老研究也正在走类似的道路,需要十年或者二十年酝酿出真正的抗衰老治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