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刘沐芸:细胞技术鼓励政策细则亟待明确
作者:   来源:瞭望智库   发布者:尹海华   日期:2017-09-13   今日/总浏览:10/608

近日,深圳、广州、上海、海南博鳌乐城分别出台政策,促进干细胞技术推广,国内干细胞政策密集出台,但鼓励支持的具体技术标准和细则亟待明确。

7 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专家对诺华公司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Car-T)技术全票通过。

诺华Car-T预定10月上市,但最终提前获得批准。这一消息给国内细胞技术业界打了一针兴奋剂。部分业内人士笑称,“隔壁老王的孩子中了状元,不明白邻居李大妈激动个啥。”

事实上,近日,深圳、广州、上海、海南博鳌乐城分别出台地方性政策,促进干细胞技术推广,海南博鳌乐城则计划在全国率先开展干细胞临床应用,这些积极的信号表明,中国细胞治疗时代或将到来。

诺华Car-T因何胜出?

回顾诺华Car-T的申报过程,从申报到批复历时5年。同一时期内,多家公司申报了Car-T,为什么诺华脱颖而出?诺华的Car-T因何获得专家的一致认同?美国FDA审评个体化并且是经基因修饰细胞治疗技术的政策点是如何确定的?事实上这才应该是诺华Car-T获批,国内产业应该思考的问题。因为如果找到诺华公司成果的关键路径,通过不懈努力,其他参与申报的公司同样能够获得成功。

诺华Car-T获得批准,履行了2016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最后一次国情咨文中颁布“肿瘤登月计划”时提出的,“创新药上市的时间提速50%,由原来的10年缩减到5年”的承诺。虽然诺华申报Car-T的时间早于奥巴马发布“肿瘤登月计划”,但不妨碍FDA对国家意志的高效执行力。

当然,批复创新药,仅有国家意志是不行的,一定需要申报者自己的“金刚钻”,也就是关键能力和独特优势。诺华Car-T的独特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显著的临床疗效。Car-T对于复发性恶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能够发挥一次性根本治愈作用,改变了目前临床中多次重复的治疗范式。

第二,从生产细节上预见每一个可能发生副反应的步骤,并给出具体的应对预案。

第三,对可能涉及到影响产品质量、潜能和安全性的关键试剂、物料和关键操作都予以完整的阐述,并具有可追溯性的文件记录。

第四,诺华Car-T与生产相关的场地、硬件、软件和人员资质均获得了FDA的合规性认定。从此次FDA组织的专家审查过程看,和以往肿瘤药评审有显著不同。以往肿瘤药评审专家的关注点主要在临床研究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方面。此次诺华Car-T审评的要点集中在生产过程,包括生产全过程的关键质控点的确定是否合理,是否涵盖了对细胞安全性和有效性发挥关键作用的所有特性,以及逆转录病毒载体的安全性评价。

细胞技术鼓励政策需进一步明确

近期,我国多省市密集出台鼓励细胞技术推广的政策,但是措辞基本都是“鼓励支持”之类的描述,缺乏鼓励支持的具体技术标准。比如全面鼓励支持还是择优鼓励支持?如果是择优鼓励支持,那对“优”的评价标准是什么?具体鼓励支持的路径是什么?门槛性标准是什么?这些问题亟待明确。

对照同期中国台湾出台的《细胞和基因治疗产品管理法(草案)》则不难发现,该政策具有非常明确的许可路径和准入标准,对细胞和基因治疗产品的界定非常明确,使用人群也非常明确,给终末期患者提供体恤治疗,予以暂时许可,并明确规定可以获得暂时许可的门槛性标准。和美国FDA类似,《细胞和基因治疗产品管理法(草案)》提出基本的安全性、有效性验证和临床级应用的生产场地许可要求,同时对获得暂时许可后的过程提出监控,这样不仅保障了维护公众健康的基本目标,又实现了促进产业发展的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细胞技术是和人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的技术和行业,应设立基本准入性指标,如安全性评价、有效性评价等。像诺华公司的申报材料一样,应清楚明确地列出生产过程中和临床治疗中可能的安全隐患以及明确的改进措施、改进效果和全面预案,生产场地和治疗场所保障安全的人、财、物基本配置等,而不应是简单的鼓励支持。

如果缺乏明确且强制性的准入指标和监管路径的鼓励支持,可能会周而复始地诱发我国新兴产业 “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死循环。在细胞技术领域,如果没有明确什么是“好”、什么是“优“的标准,就会催生出“非理性繁荣”,不仅对临床中真正需要治疗的患者健康无益,也无法实现促进产业发展的初衷。如果鼓励支持一项创新性技术形成一个新兴产业,成为一个新的临床工具,必须将科技创新与临床进步有效结合。建议政府部门在鼓励支持的同时,对以下两方面作出明确规定。

第一,明确鼓励支持细胞技术的定义和评价指标,要明确支持具有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的细胞技术,并且这些数据经得起追溯和验证,能明确区分优劣的具体指标。

第二,需要明确规定,对于保障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生产条件、生产工艺、质量体系是否达到人用产品的强制性要求。对于场地、软硬件和人员资质等出台明确技术细则,同时区分实验室技术和临床技术要求的本质差别。

鼓励支持和必要的监管并不矛盾,就如同维护公众健康和促进产业发展统一类似。只有在明确边界同时确定监管路径的条件下,鼓励支持的初衷才能实现。海南省早在2012年就获得关于干细胞的先行先试的特殊政策。由于缺乏确定性的评价指标和监管路径,经过5年的发展,至今并未建成当初期望的一个由前沿医疗产品或技术构成的国际医疗先行区。近期,海南省再一次提出利用国家赋予乐城的政策,在全国率先开展干细胞临床应用,但依然未明确“在全国率先开展干细胞临床应用的申报路径和准入标准”是什么?

在美国,诺华Car-T提前获得批准背后是完备的体系。首先,FDA“维护公众健康与促进产业发展”这一宗旨已经深入组织骨髓。在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确定了“新药创制作为保障美国全球创新引领优势的行业”和“加快创新药在美国上市速度和数量”的目标后,FDA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出台了代表国家意志的管理法案和评价细则,而不是公文式的鼓励支持政策。按照FDA公布的管理法案和评价细则,药厂和生物公司创新药申报就有据可依,能按标准开展工作,对照企业情况参照申报标准,明确如何改进,而不是在黑暗中摸索。

政策支持鼓励与日常管理工作中的授权一样。常常管理者授权了,而下属由于授权太宽泛没有边界,不知道从何开展工作。高效的授权是,有明确边界和有效监督。明确边界是为了让被授权者正确地做事,有效监督是为了保证被授权者做正确的事。先进细胞技术的先行先试同样如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