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PNAS》指出联合型“液体活检”将能更好的检测癌症
作者:   来源:生物通   发布者:尹海华   日期:2017-09-06   今日/总浏览:7/1085

31300543112751145584760867132.jpg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说,他们开发了一种血液检测方法,检测早期胰腺癌的肿瘤特异性DNA和蛋白质生物标志物。这种联合型的液体活检可以辨认出了221例早期癌症患者血液中的标志物,而且其检测DNA和DNA的蛋白质产物的标记物的准确率是单独检测DNA的两倍。

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PNAS杂志上,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Bert Vogelstein和Nick Papadopoulos领导完成。

即便是在没有接受治疗的情况下,癌细胞也在不断地分裂和死亡。当它们死去之时,会将DNA释放到血液中,就如同将微小遗传信息放置在漂流瓶里。学会读取这些信息,临床医生可以快速、非侵袭性地监测肿瘤的体积,患者对于治疗的反应,以及面对治疗或其他选择压力时肿瘤突变随时间推移发生的演化。

2015年,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首次证明流进血液中的肿瘤DNA,可用于实时跟踪肿瘤的发展以及对治疗的响应。他们发现血液样本中的DNA与活检相匹配,反映了当肿瘤发展和响应治疗时出现了相同的模式和遗传变化时机。这提供了第一个原理证明,分析了血液中的肿瘤DNA,可以准确地监测体内的癌症。这也就是“液体肿瘤”的来源,也是肿瘤液体活检的理论基础。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Bert Vogelstein博士表示,如果癌症相关的DNA在个体的血液中被发现,那么这个人很有可能患有癌症。Vogelstein的研究小组以及其他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发现,在超过85%的晚期癌症患者的血液中可以鉴别出这类DNA。

在最新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从221名接受手术切除胰腺的I期和II期胰腺癌男性和女性患者中收集了血液和肿瘤组织样本。此外还有对照组:182位没有任何已知的癌症史,自身免疫性疾病或慢性肾脏疾病的健康个体。

研究人员利用血液筛选工具检测了KRAS基因的DNA突变。RAS-MAPK信号级联围绕中心节点,将膜受体信号转导入细胞核。大多数人类癌症的这条信号途径异常活跃。很多证据表明RAS-MAPK信号转导会导致细胞毒性,可能是癌症早期阶段癌症进程的天然屏障。

KRAS是一种胰腺癌的早期标志物,研究人员利用KRAS从这221位患者中识别出了66例患有早期胰腺癌。

胰腺癌是恶性程度最高的人类肿瘤之一,约90%为起源于腺管上皮的导管腺癌(PDAC)。胰腺癌5年生存率不到8%,KRAS突变是胰腺癌中最常见的基因突变,存在于约90%的PDAC中,在小鼠模型及人癌细胞系中都证明KRAS突变是胰腺癌发生发展的“driver mutation”,如果能通过KRAS更早的发现胰腺癌,将能为这种疾病的治疗与预防提供新的思路。

为此,研究人员转向检测血液循环中的蛋白生物标志物,其中他们特别感兴趣的是蛋白生物标志物CA19-9。这一标志物被用于监测胰腺癌复发患者。

研究人员在患者样品中检测CA19-9时,在221例患者中识别出109例,这个比例为49%,而当他们联合检测KRAS突变,CA19-9和其他三种蛋白生物标志物时,从中识别出了141例胰腺癌,高达64%,相比之下,对照组182例中,只有一个样品出现了一个标志物的升高。

研究人员指出,单个标记几乎不能识别大多数人的早期癌症,这项研究表明,使用多个标记物的血液检查可能是一个有效的检测早期胰腺癌的方法,能帮助来更早和更好地治疗这些患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