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全球转基因种植面积再创历史新高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者:左丽媛   日期:2017-06-12   今日/总浏览:14/3471

1996 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仅有 170 万公顷。在短短的 21 年商业化进程当中,转基因作物在全球迅速开疆拓土,2016 年全球种植总面积达到 1.851 亿公顷,实现了 110 倍的增长。

5 月 4 日,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在京发布了《2016 年全球生物技术 / 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报告,再次强调了转基因作物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农民带来的长期收益,以及近期获得批准并被商业化的新品种为消费者带来的诸多好处。

“从 1996 年第一次开始种植转基因作物,全球的种植面积累计达到 21 亿公顷。这样的累计种植面积所带来的环境安全和粮食安全是实实在在的结果。大规模地种植转基因作物,可以发现它在安全性上是非常完美的。”ISAAA 董事会主席 Paul S. Teng 博士在发布会现场表示。

重要农业资源

2016 年,转基因作物的全球种植面积出现 3% 的回升,由 2015 年的 1.797 亿公顷增至史上最高水平——1.851 亿公顷。而在此前,与 2014 年的 1.815 亿公顷相比,2015 年,全球包括传统农作物在内的所有农作物种植面积都有所减少。

对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的总面积进行细分,可以发现,19 个发展中国家的种植面积占总面积的 54%,7 个发达国家占 46%。

其中,转基因作物的最大种植国仍然是美国、巴西、阿根廷、加拿大和印度。这 5 个国家加起来的种植面积达到了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 91%。其中,排在第一位的美国种植面积达 7290 万公顷。

巴西、阿根廷、印度皆是由于采用转基因技术而成为全球著名的大豆出口国的。2016 年,巴西转基因玉米、大豆、棉花和油菜品种的种植面积增长超过 11%,继续保持了其转基因作物第二大生产国的地位。转基因大豆在全球的种植面积为 9140 万公顷,而仅巴西一国就占了 3270 万公顷。

“转基因作物已经成为全世界农民一项至关重要的农业资源,因为它能提高农作物的生产率、利润及保鲜效果,帮助农民实现巨大收益。”Teng 指出。就各种作物的全球种植面积来看,全世界 78% 的大豆、64% 的棉花、26% 的玉米和 24% 的油菜都是转基因品种。甚至在澳大利亚,所有种植的棉花都是转基因品种。

从主要分布区域来看,北美洲主要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是玉米、大豆、棉花和油菜,此外,苜蓿、木瓜、南瓜、土豆也在种植行列,转基因种植的集中度最高;包括巴拉圭和乌拉圭在内的 10 个拉丁美洲国家去年共种植了 8000 万公顷转基因作物,主要种植的作物是大豆、玉米、棉花和菠萝;包括印度在内的 8 个亚太地区国家种植了 1860 万公顷转基因作物,主要是棉花、玉米、油菜、茄子;在非洲大陆,以南非和苏丹为代表的国家主要种植玉米、大豆和棉花。

此外,在欧盟地区,西班牙、葡萄牙、捷克和斯洛伐克 4 个欧洲国家在 2016 年种植了 13.6 万公顷的转基因玉米,较 2015 年增加 17%,反映出欧盟对于抗虫玉米的需求。欧盟还进口大量的转基因食品如大豆、玉米作为饲料。

对此,与会专家表示,欧盟的农业科学家非常热衷于对转基因技术的研究,具备很强的研发实力,不少转基因技术也在开展实验室和田间试验。有些欧盟国家有意愿种植转基因作物,但欧盟在某种程度上并不鼓励。随着英国脱欧的进一步推进,英国未来会有更大的自主权决定是否要种植转基因作物。

在转基因作物的性状方面,抗除草剂作物仍旧是最主要的应用,但同时复合性状(包括抗虫和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使用也在上升。抗除草剂品种种植面积占全球种植总面积的 47%,具有复合性状的转基因作物占 41%。

积极累积效应

转基因作物不仅是重要的农业资源,在 21 年的商业化进程中,也为全球带来了积极的累积效应和影响,特别是对全球粮食安全的可持续发展和减缓气候变化的影响等方面作出了大量贡献。

首先,转基因作物大大提升了作物产量,提高了粮食作物的效率。1996~2015 年间,转基因作物使得全球的作物产值增加了 1678 亿美元。

其次,转基因为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提供了大力支持。1996~2015 年间,通过生物技术提高作物产量从而节约了 1.74 亿公顷的耕作土地,仅仅在 2015 年就帮助减少了 1940 万公顷的农业用地。

“转基因作物可以以更少的土地进行种植,并产生更大的产量,使我们不用砍伐更多的森林,可以去保护更多的森林,减少耕作土地的面积,帮助保护生物的多样性。”Teng 指出。

第三,转基因作物种植可以大幅减少农药的使用,为人类提供更好的环境。有研究表明,1996~2015 年间,通过减少除草剂和杀虫剂的使用,使得对环境的影响降低了 19%。

Teng 以转基因茄子为例。茄子是孟加拉国最早种植的转基因蔬菜作物,原本种茄子的农户一季可能要喷 70 多种不同的杀虫剂;但种植转基因茄子后,减少了 60 多种农药的使用,为消费者的健康提供了更好的保障。

第四,转基因作物可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二氧化碳是造成全球气候变暖的主要因素。研究表明,因为转基因作物的种植,2015 年减少了 267 亿公斤二氧化碳的排放,相当于一年在公路上减少了 1200 万辆车。

“这相当于新加坡所有车辆的数目,体现了转基因作物对于减少污染、保护空气质量的重要作用。”Teng 强调。

此外,在粮食安全方面,转基因作物也有助于减少贫困和饥饿。Teng 指出:“包括在印度、非洲,这些小农户在种植转基因作物当中受益良多。” 据 ISAAA 估计,2016 年转基因作物使得 1800 万小农户及其家庭受益,总受益人数超过 6500 万。

中国商业化种植转基因棉花已有 19 年的历史,ISAAA 东南亚中心资深项目负责人 Rhodora R. Aldemita 介绍,2016 年中国种植转基因棉花 290 万公顷,应用率达 95%,500 多万农民参与了种植;此外,中国还种植有 8550 公顷的复合性状转基因木瓜,以及 543 公顷的转基因杨树,创造了 186 亿美元的经济效益。

Aldemita 指出,在亚洲,多性状的转基因棉花,抗旱的转基因甘蔗,转基因茄子、玉米和土豆将在未来具有巨大潜力。“亚洲主要是发展中国家,接下来几年,绝大多数转基因作物都会在亚洲进行商业化,这将如何有助于提升亚洲的粮食安全,我们拭目以待。”

未来市场展望

2016 年,转基因水果和蔬菜的商业化及种植也取得了相应的进展,更多的转基因产品逐步走向消费市场。

其中包括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 InnateTM Russet Burbank Gen 2 品牌马铃薯以及加拿大卫生部对 Simplot Gen 1 White RussetTM 马铃薯在本地市场销售的批准。ISAAA 的报告指出,这些转基因马铃薯品种的天冬酰胺含量较低,从而减少了高温烹调时所产生的致癌物丙烯酰胺。此外,首批可供市场销售的 Arctic® 苹果已在 2016 年成功采摘并储藏过冬,预计于 2017 年在美国上市。

“在新的转基因品种——马铃薯和苹果获得商业化批准并开始种植以后,消费者将能够切身体会到生物技术带来的好处。因为这些农产品不容易腐烂或受损,大幅降低了食物浪费和消费者的食品开支。”Teng 举例解释道,Innate Gen 2 的土豆品种不仅防挫伤、防褐化、丙烯酰胺较少,而且还有抗晚疫病的作用。“晚疫病是全球所面临的非常严重的土豆疾病,在爱尔兰造成了大饥荒,这不仅造福于农民,而且造福于消费者。”

5 种作物呈现出新的性状。低木质素苜蓿已经在美国得到 2 万公顷的种植,在加拿大的种植面积为 800 公顷;采用防褐化技术的苹果,在美国已有较高的接受度;此外,富含更多花青素的菠萝、抗除草剂的大豆以及抗病毒的豆类已获批准在 2017 年开展应用。

“生物技术是帮助农民在更少的土地上种出更多食物的必要方法之一。”ISAAA 全球协调员 Randy Hautea 解释道,“不过,转基因作物只有在获得监管部门科学的评价和审批以后,农民才能够购买和种植,充分发挥其众多效益。”

随着越来越多的转基因作物品种获得批准并完成商业化,ISAAA 预测其未来的应用率将继续攀升,持续为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带来收益。

例如,在一些非洲国家,转基因作物的应用曾面临审批程序上的诸多障碍,但这些情况正在改善。2016 年,南非和苏丹把转基因玉米、大豆和棉花的种植面积从 2015 年的 229 万公顷增加到 266 万公顷。在非洲大陆的其它地方,一股新的接受浪潮也正在涌现,肯尼亚、马拉维、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加纳、斯威士兰和乌干达等国都在各类转基因作物品种的审查和商业化上取得进展。

“虽然转基因作物在非洲长期以来都面临审批方面的挑战,但当地的农民不断应用转基因作物,因为他们受益于其稳定性和高产性。”Hautea 补充道,“随着更多国家对香蕉、豇豆和高粱等作物进行审批,我们相信转基因作物的应用率会在非洲及世界各地继续增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