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人名地名动物名——侮辱含义不可有 疾病不再叫啥是啥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者:张荐辕   日期:2015-05-19   今日/总浏览:3/5883


埃博拉病毒以一条河的名字命名,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新指导文件中,它将会被赋予一个类似于“线状病毒相关出血热2”的新名字。

大多数情况下,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工作是为了减少疾病的身体伤害。但是近日,该组织把目标对准了另外一种伤害:以人名、地名和动物名称为疾病命名带来的羞辱和污名。在“新人类传染病命名”新指导文件中,将阻止使用现存的一些疾病“绰号”:如埃博拉、猪流感、里夫特裂谷热、克雅二氏症、猴痘。相反,WHO表示,研究人员、卫生官员和新闻记者应该使用更加中性、通用的说法,比如重症呼吸疾病或新型神经综合征。

很多科学家同意,疾病名称确实会造成困扰,但是他们并不确定,新文件是否确为一种必要的改善。“它一定会导致出现许多乏味的名字和大量困扰。” 澳大利亚动物健康实验室新发传染病专家Linfa Wang说,“不能够只强调政治正确性,最后没有人会区分这些疾病。”德国波恩大学病毒学家Christian Drosten说。

给疾病命名是一个伴随着各种紧张问题的过程。糟糕的名字会侮辱人,例如艾滋病的早期名字同性恋瘟疫就是如此。坏名字还会产生困扰,给旅游业和贸易带来危害。例如,所谓的猪流感并非由猪传播,但是在2009年该疫情暴发之后,一些国家仍然禁止猪肉进口或屠宰生猪。而最近,一些阿拉伯国家因为一种由冠状病毒导致的新疾病被命名为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而很不愉快。

一旦有些人觉得被冒犯,那么尽管“经常是科学家做出的这些命名……但最后承受外交压力的却是WHO”,Drosten说。5月8日公布的新文件旨在让这一切变得更加顺利。“WHO不得不做一些事让自己置身事外。”Drosten说。

WHO的文件表示:考虑到一种新病原体经常会传播得十分迅速,“由第一位报告它的科学家为该疾病起一个恰当的名字”很重要。该文件还补充说,遵循指导方针,可以“给贸易、旅行、旅游或动物福利带来最低限度的负面影响,并避免对任何文化、社会、国家、地区、职业或少数族裔造成冒犯”。

文件最后还指出,新疾病命名不应该包括地理位置;人名、职业、动物或食品;或“可能引发不必要担心的词语”(比如不知名、致命、瘟疫等)。相反,名字中应该使用通用的描述症状的词汇(如呼吸疾病或水性腹泻)和描述病人、流行病或环境的特殊术语(如青少年、孕产妇、季节性、夏天、沿海),还有病原体名称和任意标示符(如α、β、1、2、3等)。

提出这些建议的专家组在1年的时间里讨论了许多次,WHO负责食品安全、人畜共患疾病和食源性疾病管理部门的主任Kazuaki Miyagishima说。他们曾讨论的观点包括:利用希腊诸神的名字给疾病命名,利用那些用来给彗星命名的类似系统,或是像给飓风命名那样选择一个男名或女名。“但是如果给飓风起名卡特琳娜,可能不会冒犯到一个人,但是如果用它给疾病命名,这个名字不会像飓风那样影响一周,而会进入人类遭遇的历史之中。”Miyagishima说。

新指导文件意图是好的,但是有点走极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Ian Lipkin说:“我不认为取消猴痘等可以了解病毒自然宿主和潜在感染源的名字会带来什么好处。”

而且,新规则也会导致难以对疾病进行区分。比如,按照新文件,马尔堡病(以德国一座城市命名)可能要被叫作线状病毒相关出血热1,而埃博拉(以一条河的名字命名)可能会被称作线状病毒相关出血热2。这样乏味的名字“丢失的信息远远超过有趣之处”,密歇根大学医学史专家Howard Markel说。Drosten则补充说,地理名字有时会合乎情理。比如,MERS很明显与中东地区存在联系。“如果我们把它命名为新型乙型冠状病毒属分支C类1,是不是真的会更好呢?”他质疑说。

尽管如此,Miyagishima表示,新规定对于更拗口的命名也留有一些余地。“但是,我们认为,我们已经给(疾病)命名留出了相当大的自由度,我们也不愿意完全扼杀科学家的创造性。”他说。

Linfa Wang对给疾病命名之难深有体会。20年前,他把一种病毒和疾病命名为“亨德拉”——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市的一个城镇;至今为止,他依然会接听到当地居民被惹怒的电话,抱怨这个名字对当地的房地产产生了负面影响。现在,他的策略是选择“尽可能小”的名字。近期,他把在一个名为Cedar Grove的社区发现的一种新型亨尼帕病毒叫作Cedar病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