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源制药:6个合伙人的20亿财富
作者:亦云   来源:理财周报   发布者:   日期:2011-09-27   今日/总浏览:3/860

  赵群是仟源制药副董事长,也是公司的创始人。这是一个草根创业白手起家的故事,创业者因为对资金的渴求和对扩张的期望,向投资人让出控股权。

  赵群说他和合伙人们各有分工,合作愉快,仟源的未来发展,被锁定在“磷霉素氨丁三醇”这种名字拗口的新药上。

  自8月19日上市以来,市场上对仟源制药的质疑声不断,指其“空壳上市”。但此前从未有记者正面采访过他们,仟源制药副董事长赵群对理财周报记者说,你们是第一家采访我们的媒体。

  山西仟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3月23日,于2011年8月19日在创业板挂牌上市。截至去年年底,仟源制药资产总额约2.81亿,营业收入约3.20亿,营业利润4798.92万元。

  赵群是仟源制药创始人,2007年以前的第一大股东,目前为持股10.27%的第五大股东、副董事长。

  8月30日,在定西路和昭华路交界处的仟源制药上海总部,理财周报记者对赵群进行了2个小时的专访。赵群向理财周报记者讲述了一个草根创业的故事,他认为仟源能成功的原因,是每次做决策的时候,走了别人不看好、不想走的路。

  赵群说:“我们往往最困难的时候,就是转折点,缓过气后就走上了正轨。”

  从“一舟”到“仟源”

  仟源控股在香港注册后一直没用,真正用到就是2005年,收了三圣以后,发现税收优惠政策还在,也想重新弄一下名字

  赵群是青岛人,1994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考大学第一志愿填了医生,分数不到落到第二志愿药学去了,歪打正着。”

  医科大毕业后,赵群去了上海医药股份做产品代理,负责销售。1998年辞职后,他与7个同学一起,挂靠在上海恒荣医药有限公司的一个分公司,做了2年分公司经理。

  “后来,我、张振标(仟源制药第六大股东、副总经理)、宣航(第六大股东、董秘)一起创办了上海一舟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做产品代理。做了2年,觉得这块发展有瓶颈,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一产品是别人的,二政策可能调整,就想转型,往上游发展,去做实业。”

  于是在2003年,他们注册了香港仟源医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之后从翁占国(仟源制药第一大股东、董事长)手上,购买了一部分三圣药业的股份。“我和翁总1999年就认识了,2004年国家实行新的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三圣不改造就要关掉,翁总当时就在找人卖,正好我有兴趣,就卖给我们。”

  2005年,香港仟源医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收购山西三圣药业。“仟源控股在香港注册后一直没用,只是年轻人今天想到一个主意,就去弄了,弄了以后发现和现实有差距,就扔在那成了空壳。真正用到就是2005年,收了三圣以后,发现税收优惠政策还在,也想重新弄一下名字。”

  2003年2月26日,仟源控股成立的时候,翁占国持股10%,与张彤慧(仟源制药第四大股东、董事)并列第三大股东,通过出售三圣药业,翁占国增加了他在仟源控股中的持股比例。

  赵群等人收购三圣,看中的是它的许可证和最早的几个文号,对于制药企业来说,一般都是通过收购别人来获得许可证。“因为新批许可证国家要求建好厂、认证号,才批给你,但这是不现实的,厂建好不可能放在那里,可要有许可证你才能报批产品,这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2005年3月23日,仟源制药成立。从最早的“一舟”到如今的“仟源”,喻意着从一条小船同舟共济,到一艘大船深海航行。赵群对“仟源”二字有自己的解读,他说这代表一个千人之重的团队,以一厂企业为平台,白手起家,从小事做起,能够发展的源远流长。

  蛇吞象

  在当时那种环境下,敢于逆市做并购的极少,收购威奇达制剂部门,对仟源制药来说,无疑是蛇吞象的举措,吞完后,差点消化不良

  仟源制药的另一部分资产——原威奇达制剂事业部,此前一直被认为存在关联交易,仟源制药企业质量、独立性等问题也频频被诟病。对此,赵群回应:“威奇达和我们其实没什么关系,我们只是收购了威奇达制剂事业部。”

  据赵群介绍,威奇达成立于2001年,2003年觉得国内头孢中间体市场有机遇,预计2亿可以拿下,就通过银行贷款加上自身盈利,上了这个大项目,但2年过去,发现2亿不够,最后大概投了5亿多,它的实际利润又不足以支撑这部分开销,威奇达就想通过融资,做反向收购。

  “2004年韩雁林(威奇达董事长)在加拿大碰到个朋友,跟他说纳斯达克反向收购可以做,然后去美国融资,他就借了壳去了。但是忙了一年,在美国做了2轮路演,结果一分钱没拿到。他本身借了很多钱,项目也启动了,但是整个资金链出现问题,同时2005年威奇达制剂部分下滑的很厉害,他就想卖掉制剂部门。”

  翁占国曾任威奇达董事、总经理,拥有威奇达4100万元债权。威奇达把战略定在原料中间体部分,作为第二大股东的翁占国并不赞同,他认为威奇达是做制剂出身,原料不是强项,于是经由他牵线搭桥,仟源制药计划并购威奇达制剂部门。

  “韩总想卖,我们觉得它产品可以,只是市场策略或者重视程度的问题,这是个机会,我们就跟翁总商量,他从那边辞掉,跟我们一起来并购。”

  在当时那种环境下,敢于逆市做并购的极少,收购威奇达制剂部门,对仟源制药来说,无疑是蛇吞象的举措,吞完后,差点消化不良。

  “当时朋友圈子借了很多钱,我们招股书财务数据里也可以看到,前几年现金波动很大,我们除了翁总有钱,所有人的家当全部在企业里,收购以后,成了当然好,输了就完蛋。”

  赵群做了一次赌博,不成功便成仁。

  “2006年整个行业下滑,7月收购完,一直还是在滑。”市面上已经有传言称仟源不行了,顶不住要垮了,那时赵群每天都要看钱,上午一趟、下午一趟,筹划着账面上的钱怎么用。“我只保2件事,工资和采购,工资要发,生产经营保障正常,其他不考虑了。”

  当时,仟源制药的股权都没人敢要,宁要债也不要股权。“一直滑到年底才来了拐点,回报才慢慢一点点上来,我们才挺过来了。2007年我们利润不是特别高,但拿到了银行贷款。”

  收购威奇达制剂事业部后,翁占国在仟源控股中的持股比例进一步增加,到2007年初,他实际控制的公司成为仟源控股大股东,此后仟源制药股权虽多次变更,但股权结构一直保持2007年时的格局至今。

  红海中寻找蓝海

  抗感染药是一片红海,红海当中其实有蓝海,关键在怎么去找

  威奇达调整战略后,重心转变到原料,制剂部门的关注度和投入都非常少,因此失去了一些市场机会,赵群等人本身就是销售出身,对产品比较敏感,觉得其中有些产品会有市场机遇。

  “我们这几年的主要核心产品的增长,也证明了这点。我们有个注射用美洛西林钠舒巴坦钠,是目前最大的产品,过去几年增长非常快,去年销售过一个亿,就是并购过来的。”这个产品刚买过来的时候,2005年销售额只有500万,在调整了销售策略后,这几年实现了10倍以上增长。

  “主要是我们做法不一样,原来基本上是一个产品给一个省代理来做,我们营销模式是‘精细化创值招商模式’,填补市场空白,同时增加单家医院产出。”

  精细,是做扁平。同样是招商,上海可以做这个产品的有100家医药,威奇达只招一家做独家代理,仟源有可能要招二三十家,只合作经销商最强的部分。“独家代理,其他人要做就要从你这儿拿,价格就要更高一点,竞争力就弱了。本来100家里,你有可能可以拿到60家,因为这个政策,你只做了30家,其中自己20家,还有10家是接受了你的价格,剩下的30家不接受,觉得价格高,就成了空白。”

  仟源要做的,就是开拓另外30家。“你开不了,你就只做你30家,另外30家空出来,我直接找能够做这30家的人,就有了空白市场的增量。”

  做抗感染药跟做专科药不一样,专科药有可能会做这些,抗感染药一般不会做。“因为抗感染药比较大路货的,但我们认为大路货里面其实还是有一些可以做。”

  赵群在路演的时候曾提到,抗感染药是一片红海,红海当中其实有蓝海,关键在怎么去找。

  抗耐药的抗感染

  未来第一步是卖产品,有一些综合产品,然后卖方案,卖方案意味着卖标准,如果你的方案认可了,你就是行业的标准

  仟源制药在抗感染领域生存,一开始,也是无奈之举。在收购三圣后,虽然有19个文号,但实际能生产只有1个新生化颗粒,2006年花了大代价收购威奇达制剂事业部后,由于它主要以抗感染药为主,仟源制药其他报批的产品也没批下来,就开始做起了抗感染药。

  “2006年行业整顿医院的灰色部分,全国性,闹的比较凶,整个医药行业跌下去,医药领域的注册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我应该拿到的注册批文没拿到,拖到了2009年才拿到,如果按照以前正常的速度,2006年就可以拿到。”文号少,仟源制药只好在抗感染药领域里找出路,研究了半天,决定走“抗耐药的抗感染”。

  赵群说,领域没得选择,那我就在这个领域里,做跟别人不一样的。虽然国内抗感染药市场早已群雄逐鹿,有东北制药(10.39,0.00,0.00%)、哈药股份、鲁抗医药(6.77,0.06,0.89%)等十几家医药上市公司,在抗感染药领域各有所长,但是仟源制药产品的定位——抗耐药的抗感染,或正是这片红海中的蓝海。

  “现在耐药问题国家提的很多,我们在2007年就已经把整个策略定在抗耐药的抗感染上,产品研发、销售推广的口径也是围绕着‘能够解决耐药问题的抗感染药物’, 重点核心去发展,在那个时候,还没有人这样去说,这是个创新。”

  抗感染药面很大,仟源制药放弃了许多普药,比如排名第一的阿莫西林,有文号但很少卖,一方面是因为毛利低,另一方面,耐药率的不断提高,这类产品的市场份额会逐渐下降,对它的长期并不看好。

  “我前两天看过一篇报导,因为国家不是说生物医药十二五规划要出来,其中它有10个领域是重点支持的,其中就有一个抗耐药的抗感染。”赵群说,仟源制药的后续研发战略里,希望能够做到提供抗感染药物的产品组合和方案,未来不仅仅卖产品,而且能够卖方案。

  以肿瘤药为例,肿瘤做化疗有化疗方案,并不是一个肿瘤药治疗,而是需要3-4种药物组合配合化疗。抗感染也是一样的,原理是以破坏细菌细胞壁来杀灭细菌,而细菌细胞壁的合成过程中有很多节点,现在临床用药会开2-3种抗感染药物,组合作用。

  “我们希望未来第一步是卖产品,有一些综合产品,然后卖方案,卖方案意味着卖标准,如果你的方案认可了,你就是行业的标准。”仟源制药前期会先做抗耐药的综合产品,其后根据不同的细菌情况,给出市场认可的不同方案。

  赵群认为,医药行业处于一个快速整合阶段,国家最近的几次政策,包括新的GMP,会对一些企业造成很大的压力,会出现一些机会。

  同时,虽然目前抗感染这块国内生产比例偏高,总量很大,但结构不太合理,在结构调整过程中肯定存在一些机会,而抗耐药的抗感染产品,机会会更加突出一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