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国际猪业》专访新希望六和饲料研究院院长朱正鹏博士
来源:美通社(亚洲)   发布者:ailsa   日期:2018-08-02   今日/总浏览:5/1481

北京2018年7月31日电 /美通社/ -- 近日,《国际猪业》对新希望六和饲料研究院院长朱正鹏博士进行专访,解读新希望六和生物环保饲料技术的进展,及未来的发展目标等,如下是经过《国际猪业》授权的全文转载:

作为中国饲料界的“老大哥”,新希望六和对于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形势有着清晰的认识。虽然由大型企业引领的规模化养猪投资将给上游饲料增长带来新的机遇,但从更长的趋势看,饲料行业还是处于需求低速增长期。

新希望六和认为,在一些细分领域仍然存在着渐进性创新的机会,能够有力推动饲料产品技术与生产工艺的升级。这包括以微生物发酵技术为核心的生物环保型饲料的发展,以及在各个品类上都存在的根据饲喂阶段越来越细分的料种。由是,新希望六和提出了在饲料环节持续打强采购力、产品力、生产力的经营理念,推出生物环保型饲料,打造大产量标杆工厂。

2018年2月,新希望六和饲料研究院在成都正式揭牌成立,曾师从两位著名动物营养学家 -- 中国农业大学李德发院士和美国密苏里大学 Gary. L. Allee 教授的朱正鹏博士担任饲料研究院首任院长。事实上,此前任新希望六和技术研发部总经理的朱正鹏及其团队就在产品创新上持续发力,于2017年推出了全国首创的生物环保发酵型母猪料“月子餐”。相关技术亦获得了2017年成都市人才计划“顶尖创新团队”和武侯“诸葛精英”创新团队称号。

作为中国生物环保饲料的创新引领者,新希望六和的这项技术目前进展如何?未来又有怎样的发展目标?在生产应用上存在哪些机遇和挑战?就此,朱正鹏日前接受了《国际猪业》杂志的专访,为我们一一解答国内市场对于生物环保饲料的诸多疑问。

《国际猪业》:新希望六和在生物环保饲料的研发和生产上目前进展如何?下一步有怎样的发展目标?

朱正鹏:生物环保饲料是我们今年要重点打造的一类产品,已涵盖了所有的畜禽品种,其中猪料和水产料占很大一部分,其它如反刍料和蛋鸡料我们也都做成了生物环保饲料。目前,我们已在国内外近百家工厂建立了发酵原料生产线。

发酵原料.jpg

我们在这方面仅研究就做了三年多,直到去年下半年才开始把产品正式推到市场上去,受到用户的热烈欢迎,预计今年销量将出现井喷式增长。

今年上半年,我们的商品猪料产品“青印迹”和水产饲料产品“鱼渔欢”这两种生物环保饲料的销量表明,这类产品是非常有前景的。它们何以这么受欢迎?最直接的就是在使用这些生物环保饲料的畜禽舍里很少有难闻的气味。这些有我们全国各地的客户数据支持,效果基本都一样的。

发酵桶.jpg

《国际猪业》:说到环保,除了气味之外,畜禽养殖最主要还是对水体的污染,这块有什么改善吗?

朱正鹏:对于畜禽养殖产生的水体,其实我们还没有测,但是我们在水产料的应用上已经看到了部分结果,就是水产养殖的污染有所改善,能降低水中氨的含量。畜禽的粪便我们则是测过的,氮、磷和重金属这些都能降下来,甚至有一些微量元素可以降50%以上。自然而然,粪便中的物质无论进入到土壤还是进入到水体,最终产生的污染会显著减少。

《国际猪业》:除了环保上的优势,生物环保饲料对动物的生产性能有没有促进作用?

朱正鹏:以“月子餐”为例,根据我们的试验结果和客户反映,将其用于围产期可解决母猪的便秘,并使产程缩短。此外,仔猪初生重能增加差不多100克,而且我们还测过母猪初乳中的免疫球蛋白的含量,比正常对照的高了10%还多。由此从母猪到仔猪的生产性能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其中的机理其实也简单,因为生物环保饲料的消化吸收利用率特别地高,这包括了粗蛋白、钙和磷。而我们都知道,肌肉收缩需要钙离子,增加了钙的供给,肌肉收缩就会更有力,从而产程得以缩短。事实上,消化吸收好了,整个肠道的健康水平都会得到改善。

《国际猪业》:生物环保饲料在成本与收益上如何实现平衡?

朱正鹏:说实话,生物环保饲料并不便宜,像我们的“月子餐”是普通母猪料价格的近两倍。对该产品我们采用的是10公斤一袋的精致包装,可以一袋一袋地卖,要知道它每次的用量很少,我们推荐的是产前一周加产后一周这样的一个围产期,但是我们的很多客户宁愿用全程,就是从产前14天到整个哺乳期全用,即使贵也愿意用,因为能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包括泌乳的改善。

无论从环保效果还是生产性能的提升来看,它的性价比都是很高的。我们的客户里大、小猪场都有,当前养殖业的环保压力很大,大家都不希望因为这方面的因素而影响自身猪场的发展。

《国际猪业》:生物发酵技术的核心是什么?新希望六和在这方面具有哪些优势?

朱正鹏:饲料业对环保的考量还有待提高,我们在这方面已经钻研了五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个路是我们一定要走的,这也是我们作为龙头企业必须要考虑的社会责任。

我们在四年前就已开始做试验,其中发酵条件摸索、菌种筛选做了一年半,动物实验做了一年多,已经涵盖了所有的畜禽品种,而且试验样本大、地域广,不断积累实证数据。这样做完之后,我们就在局部市场推,如此又过了将近一年,才开始做大规模的推广。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获得了多个政府基金的支持,包括农业农村部、四川省和成都市的。除此之外,业界的一些专家也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和支持,说明大家对我们所做的工作还是很认可的,尤其是在看了我们的研发现场之后。

《国际猪业》:生物环保饲料技术在生产应用上存在哪些障碍或挑战?

朱正鹏:按照传统的发酵方法,就是往原料里加菌种发酵完再烘干,这无形中增加了不少成本,烘干的过程还会让一些有益的成分挥发掉,有益的活菌也没了。于是我们对原料发酵后不烘干,而直接用于饲料。发酵后的原料有的水分可以高达40%,这其中的风险就会显著上升,因为要避免其发霉和变质。而且我们不只是一个工厂,而是全球近百家工厂大规模采用,这个难度可想而知。

我们的这种“湿基发酵原料直接应用”在中国业内应该是领先的,这三四年做下来已经很成熟了。实际上欧洲国家能做到无抗养殖,他们的液体饲喂系统帮了很大的忙。在该系统下,即使有了好的饲料技术,设备、清洁、管理等必须全部跟上,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不行。其实我们国内很多年前也有采用液体饲喂系统的,最终失败就是因为设备不行,管理也跟不上。现在随着一条龙企业越来越多,设备越来越好,管理也越来越规范,这个就又有了市场。

当然,我们不可能一步到位做到液体饲料,主要是养殖端对其基础设施、运营能力、人员管理都有相应的要求。作为商业饲料企业,我们现在可以做到的是从干的开始过渡到湿的。

《国际猪业》:随着现在的养殖设备越来越自动化,管理还会是个问题吗?

朱正鹏:欧洲某些企业的液体饲喂系统已经很发达了。但在生产端,管道的清洁仍是个难题,无法做到完全自动化。管网铺设在地下,里面通过的都是高蛋白、高能量的物质,一不小心就会变成一个培养基,对猪群造成极大的威胁。为此,国外一些企业甚至不得不往液体饲料罐里添加抗生素来预防这种污染。

国内企业也在部试验液体饲喂,只要愿意多费点工夫还是可以的。但管道清洗的问题没有解决,还不能大规模推广,而且管道设备的投入确实不小,一般企业难以承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