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2018销售近62亿美元 扒一扒阻碍生物仿制药市场增长的关键因素
来源:新浪   发布者:张小圈   日期:2018-05-18   今日/总浏览:5/1658

5月15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辉瑞旗下Hospira公司的药物Retacrit(epoetin alfa-epbx)作为Epogen/Procrit(epoetin alfa)的生物仿制药,用于治疗由慢性肾病、化疗或使用齐多夫定(zidovudine)治疗HIV感染而导致的贫血症,及用于手术前后减少因手术过程中失血而导致的输血。

这已经辉瑞第三次向FDA申请该生物仿制药上市,终于获批。2015年,辉瑞首次提出申请,FDA提出要辉瑞提供更多数据。2017年,辉瑞再次申请,却由于该药物的生产工厂收到FDA警告信不久,再次搁置。此次获批,使得辉瑞终于可以瓜分原研药企安进和强生的市场利益了。据悉,2017年Epogen/Procrit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额约为18亿美元。

同时,辉瑞开发的罗氏赫赛汀的生物仿制药还仍未上市,由于罗氏认为其药物专利被侵犯,还因此提起诉讼。如果辉瑞在赫赛汀相关专利失效前上市,需向罗氏旗下基因泰克支付补偿费用。

辉瑞为何不余遗力地开发、申请诸多生物仿制药上市呢?因为生物药市场的利润实在太丰厚。



原研生物药的红利

Igeahub于4月发布《2018年全球最畅销药物TOP20榜单》,预计2018年处方药市场约为8110亿美元,2022年将达到10500亿美元。在2017年,全球最畅销TOP10药物的总销售额就已达867.7亿美元,约占全球处方药市场的10.7%。2018年全球最畅销药物TOP10中,生物药占据7个名额:

Humira(阿达木单抗)是艾伯维的超级重磅产品, 2017年全球销售额为184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14.6%,位居《2017年全球处方药销售榜》首位。该药适应症主要是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和中度至重度活动性类风湿性关节炎。在美国,Humira核心专利已在2016年到期,在欧洲将于2018年到期。

Eylea(阿柏西普)由拜耳与再生元合作开发,2017年全球销售额为82.3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62.97%。在美国,Eylea获得FDA批准用于多种视网膜疾病,是该市场抗VEGF疗法领域的主流产品。

Rituxan(利妥昔单抗)由罗氏与百健合作开发,2017年全球销售额为81.1亿美元,较上一年度下降5.47%。该药适应症为多种白血病、淋巴瘤、移植排斥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核心专利已于2015年到期,导致销售下降。

Enbrel(依那西普)由安进开发,2017年全球销售额为79.8亿美元,较上一年度下降10.03%。该药适应症为自身免疫性疾病,包括类风湿性关节炎、银屑病及其他炎症性疾病。

Herceptin(曲妥珠单抗)是罗氏的重磅产品,2017年全球销售额为75.5亿美元,较上一年度增长15.98%。该药销售增长主要是受到了中国市场额外的报销审批以及美国市场与Perjeta联合用药时间延长的有利推动,适应症为乳腺癌。

Avastin(贝伐单抗)是罗氏的另一款重磅产品, 2017年全球销售额为72.1亿美元,较上一年度增长10.75%。由于肺癌适应症的获批,该药在全球市场的销售持续走强,尤其是在中国。该药主要用于治疗晚期结直肠癌、乳腺癌、肺癌、肾癌、宫颈癌、卵巢癌及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

Remicade(英夫利昔单抗)由强生和默沙东联合出品, 2017年全球销售额为71.6亿美元,较上一年度下降8.55%。欧洲主要市场及其他地区专利在2015年2月后陆续到期,该药的销售一直呈下滑趋势。

根据Evaluate的统计,到2020年,过专利保护期的生物药将近874亿美金市场规模。这意味生物仿制药的市场将达到近千亿美金的规模,但根据Kalorama Information新发布的“生物仿制药:全球市场、趋势和竞争对手分析”报告指出,到今年年底,全球生物仿制药产品的市场价值将增长到近62亿美元。其间存在相当大差距,因在何处呢?

生物仿制药的阻碍

医疗保健市场研究人员指出,研发生物制剂的过程相当复杂,虽然生物仿制药叫做仿制药,但由于生物药与化学药的不同,因此两者的仿制药研发也有较大差异。

小分子化学药通常是化学合成,而大分子生物药则是生物合成的。生物药在分子大小上可能要比化学药大上百至上千倍,更重要的是生物药的分子结构要远比化学药复杂。且生物合成生物药的结构后,通常还有翻译后修饰的过程,这些变化对药物的生物活性可能至关重要。这些特点注定生物仿制药不可能和原研生物药一模一样,即使是同一家公司生产的同一种原研的生物药,不同批次也会有差异。因此生物仿制药的英文是biosimilar,又称为生物类似物。

除了研发过程复杂,监管部门法规不完善和原研药物的专利权不断延长,也使得生物仿制药的市场无法被激活。

欧盟是全球第一个制定生物仿制药政策和法律框架的国家,2003年发布生物类似药的申请通道,2006年第一个生物仿制药获批。而在世界最大的药物市场美国,生物仿制药审批和监管流程却形成缓慢。

2009年,美国《生物药价格竞争及创新法》(BPCI Act)订立了生物相似物药品上市的简化流程;2010年3月,奥巴马医疗改革法案中制定了生物仿制药进入市场的简化申请途径,称“生物仿制药途径”(Biosimilars Pathway)。2012年2月,美国FDA终于颁布了3项生物仿制药产品开发指南草案,为生物仿制药上市建立了快速审批通道。

美国监管部门纠结于仿制生物药的复杂性和难度,生物仿制药能否完全复制原研药的效果,以及此前已有法案中关于生物类似药概念的冲突、批准程序的交错。同时,原研药企也会利用各种法律手段尽可能推迟仿制药的上市时间。FDA迄今为止仅批准了10个生物仿制药,包括最新的Retacrit(epoetin alfa-epbx)。

美国已批准上市的9款生物类似药



图片来源:CPhI制药在线

从多数批准上市药物都是专利诉讼中可以看出,复杂的生物药专利权是限制生物仿制药进入市场的另一个壁垒。专利一直是知识产权世界的一部分,包括专利权、商业秘密和专有技术。知识产权在生物制剂的研究、开发以及商业化方面至关重要。生物技术专利法及其复杂性使生物仿制药公司面临包括产品专利的重叠、专利排他期和孤儿药认定等诸多问题,而且原研药企业还在为他们想要保护的药物申请越来越多的“非创新”专利,迫使仿制药企进入专利官司的“迷宫”。

生物仿制药委员会执行董事Christine Simmons表示,截至今年4月1日,FDA有63个项目或生物仿制药审查申请,涉及31个品牌的生物制剂(也作为参比制剂)。如果获批,这些生物仿制药将以更低的成本改善重病患者昂贵的治疗费用。生物药在美国只有不到2%的人使用,但药物支出却占到26%以上。

但Simmons也指出,一旦有竞争的生物仿制药进入市场,一些原研药企就威胁要取消向付款人提供的折扣。或者传播误导性信息,是医患担心生物仿制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尽管生物仿制药必须通过与新药类似的严格的FDA检测和审查计划。他们一定要看到生物仿制药被有效排除在市场之外。这些都将阻碍公司为生物仿制药发展提供肥沃的土壤。

Kalorama Information报告称,许多公司都在争夺生物仿制药市场的地位。一些企业将竞争布局在欧洲、日本和北美以外市场,或与世界其他公司合作。中国多年来一直在生产生物仿制药,并且非常适合与西方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包括辉瑞、药明生物、信达生物、三生制药等都投入建设了生产线。印度在生物仿制药领域也在向前发展。但欧盟仍是生物仿制药发展方面的领先者,这为欧盟生物仿制药行业带来了竞争优势,但美国仍被视为利润最丰厚的市场之一。

由于对生物仿制药的审批和监管措施担心、生物仿制药开发和商业化的高成本以及整个生物仿制药生产和批准的复杂性,Kalorama Information预测,只有数量有限的公司将进入这个市场。因此,参与该领域的公司面临来自其他仿制药企业的竞争可能有限,大部分竞争来自于原研药企。

参 考:

1、Five Things to Know About the 6.2 Billion-Dollar Biosimilar Business

2、4 Ways the U.S. Biopharma Industry is Pushing Back on Biosimilars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