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一带一路将如何影响中国制药企业扩张?
来源:新浪   发布者:张小圈   日期:2018-05-11   今日/总浏览:1/2381


在进行海外业务拓展时,美国市场通常是大多数中国制药公司的首选地。但是,随着中国政府依照一带一路(BRI)计划推进全面基础设施项目的过程中,制药界变化可能正在逼近。

blob.png

BRI项目于2013年推出,旨在向国外出口中国的技术和基础设施,主要关注的是物理连通性-对于仍在发展中国家(主要在中亚、东南亚和非洲)新的港口、道路、铁路、机场等。但对于中国迅速成熟的制药行业来说,BRI同样也可能为其在高速增长的新兴市场扩张提供机会。

不只是化学仿制药业务

其中一个例子便是中国复星医药的子公司Henlius,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采用EMA生物类似物指导原则,已在中国、波兰、乌克兰和菲律宾将HLX02(罗氏herceptin-曲妥珠单抗生物类似物)推进至临床3期研究。

该公司正在与几个东南亚国家的当地合作伙伴积极谈判,考虑将HLX02和HLX01(罗氏MabThera-利妥昔单抗的生物类似物)引入到它们的市场。

Henlius首席执行官Scott Liu表示:“新兴市场对高质量、可负担得起的药物的需求很大。我们处于满足这些需求的有利位置。”例如在乌克兰,Henlius最初计划只招募数十名患者进行临床研究,但令人惊讶的是,最终有超过100名患者入组。

品牌药赫赛汀没有包括在乌克兰的药品报销计划中,所以很少有病人能够负担得起。例如,最近由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资助的一项调查显示,43%的乌克兰人借钱或出售资产用于支付医疗费用。

Liu称:“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们热衷于能够获得一个潜在的负担得起的选择的原因。”

由于中美两国在贸易问题上的论调越来越多,人们很容易认为,Henlius的举动是一种勉强的选择。但是Liu称公司实际上在2010年左右就有了这个战略,当时公司决定把重点放在生物类似物上。

Liu表示:“一开始,我们考虑了美国市场,但在2009年通过的法案完全改变了我们的想法。”Liu认为该“生物制剂的价格竞争和创新法案”是对生物类似物开发商的“不公平和风险”。“所以我们决定去新兴市场,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很少的本地生物技术公司,也没有那么激烈的竞争环境。”

未来会有更多跟随者?

到目前为止,Henlius是中国唯一的将业务拓展至一带一路国家的单克隆抗体生产商。管理咨询公司Roland Berger的合伙人John Lin指出,中国同行是否会效仿,目前尚不清楚,但跨国公司应该保持警惕。他表示:“跨国公司在不久的将来将面临来自中国制药公司在新兴市场的激烈竞争。仿制药就是首个竞争领域。”

他继续表示:“由于中国现在要求所有仿制药都要通过生物等效性测试,中国仿制药的质量可能会迅速提高,以便在新兴市场与昂贵的品牌药品竞争。”然而,他补充说,在高质量的仿制药方面,印度仍然比中国有优势。

Lin还表示:“生物类似物领域的激烈竞争也被预测到,尽管时间可能还会更远。”而中国的生物制药公司也可以从西方制药商那里获得品牌药品许可证,并将其推向海外市场。例如,就在本周,绿叶制药集团同意支付5.38亿美元购买阿斯利康的精神分裂症药物Seroquel(喹硫平)和Seroquel XR在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市场,包括泰国和马来西亚等与一带一路有关联的国家。

新的机遇

普华永道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波兰、哈萨克斯坦、以色列和新加坡是BRI四国,它们代表着中国在医疗保健领域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

波兰政府已将生物制药作为促进该国经济增长的核心产业之一,并在波兰Kazimierz建立了一个生物技术研究中心,以开发生物类似物。

普华永道报告指出:波兰以较低的成本提供了一个相对丰富的生物技术人才队伍,这将加速中国生物技术公司在全球的扩张。

在哈萨克斯坦,普华永道建议中国企业进入该国药品行业。由于哈萨克斯坦国内制药业在生产合格的仿制药方面落后,更不用说生物类似药,该国严重依赖进口药品,给病人带来了压力。现在,地方政府正在提供优惠的税收政策,以吸引外国公司投资其制药业。

到目前为止,中国制药公司在哈萨克斯坦的唯一投资者是成都的四川科伦制药有限公司。2014年,该公司斥资5000万美元,与一家香港公司在阿拉木图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

然而,中国的大部分投资流向了两个发达国家——新加坡和以色列,以购买高科技资产,包括医疗设备开发商和诊断公司。例如,总部设在香港的风险投资公司AID Partners在2017年购买了以色列的诊断公司Genesort。2015年,绿叶制药在新加坡收购了DNA测序公司Vela Diagnostics。

其他加入到新加坡及以色列并购的中国制药公司包括Henlius母公司复星医药、总部位于南京的三胞集团以及中国的IT巨头腾讯。

根据普华永道的报告,新加坡以诊断技术和数字健康闻名,而以色列是微创医疗设备和数字健康的理想投资地。

Roland Berger的Lin表示:“从中国制药业的角度来看,我们看到的机会都是和收购和投资相关。中国的制药公司能够驾驭BRI浪潮以促进他们的并购及投资活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