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年终盘点!2017年Cell美图秀,惊现生物“五彩斑斓”的美!
来源:生物探索   发布者:ailsa   日期:2018-02-07   今日/总浏览:1/1800

生活中从来就不缺乏美,只是缺少善于发现美的眼睛。那么为了将生物之美无限放大,科研者凭借显微镜,打开一条神奇的时空隧道,带大家一览生物中绚丽多彩的世界。近日Cell杂志就为大家精选了各类生物“精彩靓照”,快来一饱眼福吧!

201802071517969057720.png

本文转载自“解螺旋•临床医生科研成长平台”。

生活中从来就不缺乏美,只是缺少善于发现美的眼睛。那么为了将生物之美无限放大,科研者凭借显微镜,打开一条神奇的时空隧道,带大家一览生物中绚丽多彩的世界。近日Cell杂志就为大家精选了各类生物“精彩靓照”,快来一饱眼福吧!

1魔剪CRISPR,攻克疾病的神助攻

image.png

风靡全球的CRISPR可对细胞内甚至生物体内的基因组进行大刀阔斧的编辑,未来还可实现精准对基因组靶位置突变的修正,以治疗遗传性疾病。

图像:免疫组织切片染色。肺肿瘤的胆管癌标志物细胞角蛋白19(Ck19,棕色)呈阳性。图像是使用光学显微镜(10×镜头)拍摄的。

2构建迷你大脑,探索大脑奥秘

image.png

想象一个神奇的画面:当处于凝胶状基质上的神经干细胞慢慢地开始分化、成类并聚集在一起,直到再次组装成一个迷你器官——大脑!而图中显示的神经元(绿色)和星形胶质细胞(红色),也仅仅只是Griffith实验室“Human on a Chip”项目的一部分。

在这个生物反应器平台上,许多不同的微型器官连接在一起,可使研究者在体外环境下研究多器官的相互作用和信号交流过程,从而可加速创新性疾病治疗手段的发展。

3带刺的美艳珊瑚,包罗万象

image.png

珊瑚主要是由一种叫珊瑚虫的个体动物组成的。就像水母一样,珊瑚通过刺激细胞捕获食物。但是每个珊瑚虫也是一大群。珊瑚虫体内的内共生藻类,通过光合作用为珊瑚虫提供养分。作为交换,珊瑚会为其提供容纳空间并形成一定的结构来确保确保藻类得以曝光。

由微小动物组成的珊瑚礁可以延展为巨大的规模,并能在任何其他海洋环境单位面积上支持最大数量的物种,使其成为极具价值的生态系统。它们通过渔业、医药和旅游等服务对人类经济的贡献约为298亿美元左右。迄今为止,由于污染、采矿以及海洋温度的上升,已有22种珊瑚被列为濒危物种。

4放射性胶质细胞

image.png

小鼠齿状回中的GFAP + / Sox2 +放射状胶质细胞。蓝色,DAPI; 绿色,GFAP和洋红色,Sox2。 这张图片在2017年MIC图像竞赛中获得第二名。它通过Zeiss LSM 880以630x放大率(confocal,Z-stack)进行捕获。

5死如夏花般绚烂

image.png

通过原子力显微镜(AFM)所拍摄的SW480结肠癌细胞的程序性细胞死亡图片。癌细胞在吸收金纳米颗粒共轭光敏剂后,通过激光照射可诱导出程序性细胞死亡(细胞凋亡),并在细胞膜上形成孔洞并改变膜粗糙度。

6植物中的‘双赢’

image.png

尽管不同物种对空间和营养物质的竞争已是司空见惯,但许多植物也显示出与植物界外的其他物种共生的迹象。一些非维管性植物,如某些苔藓种类,就附生在其他植物的表面得以获得支持,且不会与寄主形成寄生关系。

真菌界中的许多物种也可以与植物保持共生关系。真菌与植物根系之间的菌根共生是非常普遍的,如兰科植物,这种关系与宿主的生长和存活是密不可分的,它们可为植物提供了重要的营养物质。真菌还可以保护宿主植物免受病原体和食肉动物的侵害。

7腹痛的背后主谋:肠道蛔虫

image.png

该图表示的是蛔虫的横截面,并在2017年的MIC图像竞赛中获得第八名。它是在Zeiss Axioscan Z.1以200x倍数以图片扫描所捕获的图片。

8卡哈尔(Cajal)

image.png

这是小脑中浦肯野细胞的共聚焦钙成像。细胞内充满了两种染料,一种背景染料和一种与钙结合的染料,两种染料都被激光所激发。而这幅画之所以命名为卡哈尔,是因为其形状类似于1906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圣地亚哥.拉蒙-卡哈尔对小脑神经细胞的手绘图。

9对话ChAT,揭开扁虫再生之谜

image.png

涡虫扁虫对损伤的复杂组织结构(包括脑和眼睛)具有显著的再生能力。图像中的每种颜色都代表了大脑中神经元的不同层次,并揭示了胆碱乙酰转移酶(ChAT)基因的表达水平。

但该图像并未把扁虫再生时能产生新的中枢神经系统的多种干细胞展示出来。Reddien实验室希望能通过研究扁虫来阐明生物再生的细胞分子基础。

10洋流裹挟漂移的海龟

image.png

洋流对所有海洋生物都有着深刻的影响,无论是被动漂流者,还是高度敏捷的游泳者,比如海龟。孵出的海龟可能会被水流带到很远的地方,即使是成年海龟也可能在长途迁徙过程中被带走。觅食区和筑巢点之间的旅程可以是数百甚至数千公里。如果在目前的情况下进行长距离的运输,海龟就会利用地球的磁场来调整自己的方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