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诺奖得主巴里·马歇尔:螺杆菌新诊断技术的黄金标准
作者:   来源:新浪   发布者:尹海华   日期:2017-09-21   今日/总浏览:2/289

 ZoRe-fymesii4672259.jpg

  新浪科技讯 9月21日消息,2017深圳国际BT领袖峰会和生物/生命健康产业展览会在深圳会展中心5楼梅花厅正式拉开帷幕,大会以“发展智慧大健康,打造产业新引擎”为主题,囊括两大主题演讲、两场高端对话、十二个专业论坛等重点活动,邀请了多名中外科学院院士和世界知名生物企业CEO在内的近百位重要嘉宾,围绕生物科技、产业发展中的热点问题,开展学术交流、政策研讨和产业合作,加速生物资源、科技、产业、资本大融合、大发展。200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外籍院士、澳大利亚科学家巴里·马歇尔(Barry Marshall),发表主题为“针对螺杆菌新的诊断技术需要一个黄金标准” 的演讲,介绍国际螺杆菌新的诊断技术。

  以下为演讲实录:

  巴里·马歇尔:大家好,我是巴里·马歇尔,我发现导致胃溃疡的螺杆菌,获得了2005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今天我来到深圳为大家进行演讲,我们共同探讨一下幽门螺杆菌新的诊断技术,特别是讨论对幽门螺杆菌的新的诊断方式,同时探索一下新的诊断方法、新的诊断技术,以及我们对于幽门螺杆菌的诊断测试黄金标准是什么。今天我谈到的是幽门螺杆菌,大家可能都非常清楚的了解幽门螺杆菌是什么,以及它的检测技术是什么。

  首先我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我来自西澳大学,对我个人来说是非常喜欢在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穿梭,2017年上海交通大学的排行榜,西澳大学排到全球91名,在西澳大学生物专业以及包括病理学专业是全球排名第一的。

  我们在2005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幽门螺杆菌主要是在人的肠胃阶段,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种病菌,在中国大量的地方都有幽门螺杆菌,特别是在中国的西北部和中国的东南部,我们可以看到每年有70%以上的人群带有幽门螺杆菌,从这个角度也就是说,中国50%左右的人都很有可能罹患胃癌的风险。在世界范围内我们可以看到有40%的胃癌都是来自于中国,接下来很大的数量,特别是未来患者很多都会在中国产生,这样的数字是非常惊人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向大家展示出,我们希望最后在中国战胜幽门螺杆菌,在韩国、日本包括其他的一些国家已经展开,我们的诊断技术已经治疗了很多人,希望在中国接下来的十年中我们也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希望能降低幽门螺杆菌的感染率,至少降低50%,能保证我们在中国胃癌发生35万宗可以得到根除。

  幽门螺杆菌在中国的人群中非常普遍,有一半的人口都有幽门螺杆菌,很多人会出现胃溃疡,后来可能会出现胃癌。我们希望在中国能真正的打败幽门螺杆菌,这可能要花十到二十五年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些新的诊断技术。希望大家能有机会接受幽门螺杆菌的检测实验。

  我是1951年出生的,我觉得我2081年才会去世,因为我们诺贝尔奖得主的寿命都会非常长。人类现在每年寿命都会延长,我们看到每六年的时间,人们好象就可以再多生活一年,所以我觉得我最终的寿命至少2081年左右才会终止。

  我介绍一下我的科学研究历史和我的生平,我对科学技术的研究是非常感兴趣的,我在读大学以及读高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和我们的科学教育奖评审委员进行合作,当时我做了一个冰箱。因为我给我们的评审展示了动态的冰箱监测过程,与此同时我们也会做转化,我不仅仅是找理论上的发现,希望在深圳也业可以做到,不仅有基础的理论和科学,最终能转化成为产品惠及广大的患者。

  后来发现了幽门螺杆菌之后,我们也开始做了幽门螺杆菌活检,这个活检主要是针对于幽门螺杆菌,每一个医生现在可以使用活检的方式更加简单的可以检测幽门螺杆菌,后来我们就有了在深圳的新公司,我们现在做的是呼吸检测,1988年就开始做幽门螺杆菌的呼吸检测,现在仍然是非常受欢迎的一种诊断技术,全球范围内都是如此,这对我们来讲在深圳最优秀的奇迹。

  罗宾·沃伦教授最初发现幽门螺杆菌,罗宾教授说胃里发现这些细菌是不常见的,这些细菌看似是一样的,如果在胃壁中生长可能出现了交叉感染,这个细菌来自于胃部、来自于呼吸道,他们是不同的颜色和形态,他们由不同的细菌组成,可以看到所有的细菌看上去都是一样的,所以他们必须生存在胃中而不是通过口腔传入。

  这对于我来说,这个细菌的酸碱程度、胃酸如此之高,细菌如何在胃酸中生存?很多人当时都非常好奇,到底这样的研究可以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如果有好的发现,有很多好的学生,你就可以让你的学习一起加入你的研究过程中,能帮助我们寻找到,到底这个细菌是什么。

  我们可以看到几年的研究中我们发现这个细菌非常重要,美国10%的人都出现了胃溃疡,患有胃溃疡的患者最终走向死亡,胃溃疡会演化成胃癌,这就是我们经常谈到的胃溃疡在中国有很多人也有胃溃疡,最终会走向胃癌。

  正是由于好奇心在不断的驱使研究,这些细菌如何在极酸环境下生存下去的呢?后来我发现了这很有可能是由于尿素酶,我后来做了尿素酶的研究,它会对我们氢化有机物进行相应的吸收,同时使用这样的方式,尿素加上酸,最终会形成氨和碳酸氢钠,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胃部只剩下细菌,其他的会被杀灭。

  1988年我们做了呼吸检测,所有的医生可以做呼吸检测,不需要在医院,不需要有实验室,即使在中国的西部仍然可以使用非常便宜、便捷、成本低的方式做呼吸检测,呼吸检测结果准确性非常高,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快速尿素酶检测达到了3000万,其中有1000万在中国。与此同时我们的呼吸检测每年在全球范围内会达到3000万的检测量,在中国提供超过1000万例以上的检测,我们的诊断检测标准是什么?大家总是听到黄金标准、参考标准、特异性、敏感性、阴性、阳性、准确性和测试受体中的感染率等,黄金标准是什么?任何诊断中必须进行比较,必须新的和旧的进行比较,最好的方法就叫做比较方法,叫做我们的黄金标准,黄金标准并不是由黄金打造的,有些标准并不是所谓的黄金标准,有些新的标准甚至比传统的黄金标准更好,新的标准可能给出的数据更加清晰、更加准确。

  同时看一下幽门螺杆菌的诊断,我们在不断提高它的特异性,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呼吸测试以及包括我们的简单测试,而不是侵入性的测试,右边是我们的活检测试,是1000美元左右的城市,必须从身体内部进行活检,中国的药检局和中国的食品药监局,我们可以最终实现黄金标准,这个黄金标准应该是非介入性的诊断。刚才我们提到整个的幽门螺杆菌检测过程,非常简单,同是敏感性也很高。它不会受到药物和组织剂的影响。它的特异性是98%,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抗体也非常简单,对于孩子来说敏感性和特异性也非常高,他们都是属于这种非介入性的检测,所有的医生都可以做到这一点。

  接下来我们可以看一下活检,活检我们有酵素酶,相对来说特异性、敏感性都很高,同时组织的中心实验室肯定是可以检测到的,特异性和敏感性非常高,这是组织性的检测,对于我们来说是患者整体的组织多次检测,相对来说特异性和敏感性也是非常高,我们可以看到组织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有一个组织的样本检测性的话,达到阳性就说明,事实上是有幽门螺杆菌,阴性的话很有可能是假阴性,很有可能这个患者身上还有幽门螺杆菌,我想说组织是有较高的特异性,但是并没有特别高的敏感性。

  从本身的角度来说,我们不可能做大量次实验,我们觉得组织学是非常重要的黄金标准,这个角度来说出现了病毒、出现了病菌,患者一定有幽门螺杆菌。有些时候不一定是幽门螺杆菌,很有可能是其他沙门氏菌和其他的病菌,如果我们没有发现这个病菌的话,很有可能是出现了批次的急诊。组织学适应黄金标准,但不是永远的黄金标准。对于我们来说金阳性,最好的非介入性方法中组织学以及包括我们的一般样本和培养学都会得到非常好的标准,而对于药品时间学来说在中国和美国都可以接受这样的测试标准。

  如果我们能达到测试的一致性,就可以得到国家当局的认可。非介入式的呼吸测试和药检,我们的粪便病菌或是原生菌的检测,做到这一点也会受到政府的认可。我们的血缘抗体又会怎样?它的敏感性非常高,包括我们血液抗体的整体敏感性是达到95%以上,对于有一些幽门螺杆菌的患者来说,如果血检达到阴性很可能没有幽门螺杆菌,如果出现抗体,如果没有出现任何的抗体,三年前有幽门螺杆菌,现在已经没有幽门螺杆菌了,对于我们来说,血液的抗体检测是非常有效的方式。

  PCR会造成大量的假阳性,有很多PCR的方法没有办法和我们的黄金准则进行对比,他们只是做PCR,很多人认为PCR是黄金准则,PCR可能带来假阳性,他真正取决于我们的测验是如何做的。PCR的验证也并不是完美的,事实上很多其他的细菌,幽门螺杆菌会出现16S同样的结果,我觉得PCR并不是黄金标准,我们认为这种筷子尖嘴上的幽门螺杆菌是检测不到的,最重要通过组织学的检测。

  我们要知道我们做的是什么样的检测,我们应该把这些检测走向新的标准,身上我们要做流动池、膜和又好又快PCR的检测。与此同时,我们要能和最新的技术进行发展,比如说今后可以在手机上加载基因组和其他的检测,同时还必须对生命健康周期的共同监管APP的发展,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具有前景的未来。

  我为什么要来到深圳?我见到了特别好的伙伴,我来到深圳的时候见到了侯志波博士,我知道深圳是一座新的城市。我们来到深圳开展我们的业务,为什么来到深圳?我们来到深圳进行大量的生物发展,同时建立了我们的大鹏诺贝尔专家实验室,这里有些照片向大家展示我们的点,同时我们在大鹏的医院中也见到了很多幽门螺杆菌患者,同时我们也在和深圳第二人民医院进行共同的合作诊断幽门螺杆菌的患者。很快我们将会在大鹏坝光生物谷建设我们的生物谷,为我们提供更好的实验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