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美洲寨卡“人间蒸发” 科学家分析病毒感染骤降原因
来源:新浪   发布者:尹海华   日期:2017-08-31   今日/总浏览:7/937

1例——这是今年8月中旬南北美洲确认的本地寨卡病例传播的全部数字。这个唯一的病例是7月26日来自与墨西哥相邻的美国得克萨斯州伊达尔戈县的记录。更好地控制寨卡病毒携带者——在美国炎热的南部猖獗的埃及伊蚊,并不足以解释感染病例的减少。专家表示,其他的因素诸如气候变化也并未发挥作用。

相反,寨卡病例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也在锐减,这些地区过去两年中病毒肆虐,但现在大多数人口已经对它产生了免疫力。反过来,这意味着更少的感染者会进入美国,从而减少蚊虫将病毒传播给易感人群的几率。专家表示,这种缓解可以持续数年。

寨卡是黄病毒家族的成员之一,曾在非洲和亚洲传播数年,但2015年在巴西出现之前从未在美洲存在过。这种病毒被认为相对无害,但在2016年2月,来自巴西的令人信服的证据开始将寨卡病毒和导致数千名婴儿大脑严重损伤相关联,这些婴儿的母亲在孕期感染了寨卡病毒。为此,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其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尽管如此,传染病专家期待,像大多数蚊虫引发的黄病毒(包括登革热、西尼罗河病毒和黄热病)一样,寨卡一开始会给人们带来很大危害,但随着人们产生免疫力,它将会渐渐消失。

但鲜有人预测到寨卡病例消失得如此突然。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Anthony Fauci说,他对这种陡然下跌并不“完全感到吃惊”,“但我对它陡然下降的程度很有感触”。大量的人群可能已经对这种病毒变得具有免疫力;这种“群体免疫”已经减少了易感人群的数量,从而让该病毒不能在人类和蚊虫之间轻易传播。

相关病例已经骤减。作为疾病感染最严重的国家,据巴西卫生部统计,该国在2016年拥有205578例疑似病例。而今年7月26日,该国仅报告了13253例,所有病例均出现在4月中旬(南半球秋季)。美洲也出现类似的病例下降。去年,美国疾控中心(CDC)报告了224例本地疑似或确诊感染病例(均在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还有4830例与旅行相关的病例。今年,CDC仅记录了200例与旅行相关的病例,而在得克萨斯仅有1例本地传播病例。

“我认为很有可能不会看到任何严重感染卷土重来。”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数学生物学家Neil Ferguson说。他是2016年7月22日发表于《科学》的一篇相关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该研究认为寨卡疫情到2018年将会“在很大程度上结束”。但佛罗里达大学生物统计学家、疾病建模专家Ira Longini则并不这样看。他的模型预测,寨卡会在第一轮疫情中未被感染的易感人群中卷土重来,并导致“在这里或那里突发”。

波士顿东北大学建模专家、与Longini合作的Alessandro Vespignani也持同样的观点,即在拉丁美洲的一些地方,包括墨西哥、秘鲁、哥伦比亚等,感染率虽然持续降低,但总体水平仍较稳定。而记录案例仅是冰山一角,他说,因为80%的感染者没有症状。“如果病例数很小,就没有信号了”。

而且,跟踪寨卡病毒的传播进一步受到了其“近亲”登革热病毒和基孔肯雅病的混淆,后两种病都由埃及伊蚊传播,且都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很多地区常见的疫病。针对登革热和寨卡的抗体非常类似,标准的诊断测试很难将两者区分开来(这也使得很难精确测量人群免疫力程度)。在今年春季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项研究中,WHO流行病学家Christopher Dye及其共同作者表示,2016年巴西很多基孔肯雅病被误诊为寨卡,因为两种病毒都会导致发烧、出疹子,有时会在成年人中导致一种叫作格林—巴利综合征的神经逻辑疾病。“因此,寨卡、基孔肯雅和登革热之间非常容易混淆。”Dye表示。

科罗拉多州CDC病媒传播疾病部门主任Lyle Petersen认为,目前寨卡病例的锐减并不会降低对于疫苗的需求,但它会让临床试验复杂化,因为如果疾病不再传播就不能验证疫苗的价值。NIAID研发的一种疫苗目前走得最远,正在美国、秘鲁、巴西、波多黎各、巴拿马和墨西哥的2400名寨卡病毒感染者中进行安慰剂—控制组对照研究。帮助设计疫苗实验的Longini说,由于病毒感染者非常少,这项试验“可能成功的希望很低”。

Fauci表示,如果有必要,这项试验可以扩展到5000人,这样NIAID就可以快速给发生疫情的地方“重新分配所需”。他指出,秘鲁最近有若干例增加病例。“很可能会有少量到中度的疫情传播,从而产生有效的信号。”Fauci说。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他表示NIAID团队仍可将其与动物研究相结合,收集免疫应答和安全数据。这样可能足以让寨卡疫苗获得许可,因为这种疾病肯定会在世界某个区域突然暴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