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11亿美元!生物科技史上最大单笔投资
作者:   来源: DeepTech深科技   发布者:尹海华   日期:2017-08-10   今日/总浏览:111/1358

在过去的数年时间里,日本通信业巨头软银集团一直处于一个疯狂的收购和投资的状态之中。而且,以目前的情形来看,这种趋势还是会一直延续下去。而就在今天,一家名叫 Roivant 生物制药公司正式宣布获得了 11 亿美元的巨额投资,其中绝大部分都来自孙正义领导设立的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

这笔巨额投资将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单笔生物科技领域投资。该公司 CEO 维韦克·拉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宣称,Roivant 将继续深耕其既有的且愈加成熟的业务模式——从其它大型药企放弃的研发项目中寻找最具前景的药物,换句话说就是“淘宝”。

图丨Roivant 公司 CEO Vivek Ramaswamy

我们回顾软银集团的投资案例发现,其不仅从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手中接过了神秘的机器人公司 Boston Dynamics,还以 320 亿美元的天价将芯片制造商 ARM 收入囊中。而凭借着资金规模接近千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软银又将 40 亿美元投向了 Nvidia;1.3 亿美元投向了基因编辑公司 Zymergen,;10 亿美元投向了体育电商公司 Fanatics;3 亿美元投向了联合办公空间企业 WeWork……总之,貌似各行各业的顶尖公司都会受到软银的青睐。

微信图片_20170810165012.jpg

图丨软银收购 ARM

而现在,软银似乎又开始对生物制药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这笔高达 11 亿美元的投资之中,软银占据了绝对的主导,但他们拒绝透露跟投者的具体身份。不过,就 Roivant 发言人所流露出来的信息来看,其余的资金应该来自 Roivant 现有的投资方。

成立仅仅 3 年,Roivant 就成长为生物制药行业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而更令人惊讶的还在于该公司的运行模式:他们主要依靠旗下收购来的子公司来进行药物研发,可以说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公司聚合器”,或者说是“被弃项目回收站”。

例如,其下属的子公司 Myovant 在研发治疗子宫内膜异位和子宫肌瘤的药物,Urovant 研发治疗尿失禁和膀胱活动过度症的药物,Axovant 则研发治疗痴呆和阿尔兹海默症的药物等等。有趣的是,这些药物的研发方案都来自于一些被其他公司所放弃的项目,Roivant将其重拾起来并期待通过快速测试来实现最终的商业化。

截止目前为止,Roivant 所研发的药物当中,有一些已经进入到了三期临床试验,只等政府监管部门认证许可就可以上市销售了,而更多的药物还处于二期试验的阶段。而这又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跨越,依照其他公司的经验来看,最终往往只有 2% 的药物可以顺利通过考核并进入临床阶段。

图丨Roivant 公司旗下的药物研发进度

但在外界看来,Roivant 年仅 32 岁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Vivek Ramaswamy 更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曾参与了 2015 和 2016 年全球生物科技领域最大规模 IPO。

2016 年 10 月 27 日,Roivant 旗下的子公司 Myovant Sciences 以 15 美元/股的价格公开发行 1450 万股,成功募集了 2.18 亿美元,成为 2016 年规模最大的一起生物技术公司 IPO。而另一家名为 Axovant 的子公司则是在 2015 年 6 月 IPO 上市,成功募集了 3.15 亿美元,成为 2015 年最大的生物技术领域 IPO。

图丨Myovant Sciences 上市

当 Vivek Ramaswamy 还在哈佛大学读书时,他就专门研究分子生物学,后来进入了金融领域,主要关注生物技术投融资。那时,他开始思考生物制药领域的弊病,并认为,将各种神奇的化学物质变成药物这一流程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花上数十亿美元和动辄十多年的研发期,但最终制造出来的药物还可能面临着无效的风险。

在那时,Vivek Ramaswamy 开始考虑,他或许可以改变这种情况,而办法很简单:在其他公司失败放弃的地方重新开始。Roivant 于是开始搜寻市场上那些被中断研发的药物。这些药物的研发之所以被搁置,其实并不是科学或技术上的问题,而是因为制药公司的改变了产品策略。“一旦我们拿到这些药物,会马上着手加速其后续研发,并快速开发完成。” 他说道。

图丨药物研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你或许会认为,这种业务模式最难的地方在于,跑到一个制药公司门口,跟那里的人说:你好,能把你们的药给我们吗?

但 Vivek Ramaswamy 表示,事实并不是这样,对于那些很难决定是否最终会推出的药物,制药公司的态度往往是开放的。因为一旦有人接手这些“半成品”药物,制药公司就不必再为此投入更多的经费,分散公司的资源,同时还能赚取一笔不菲的特许授权费用。在该药物后期的研发过程中,制药公司也可以以较低的成本参与其中。

“制药公司里有很多人其实都认为,他们已经花费心血研发的药物是可以造福一部分病人的,如果就这样放弃,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为了寻找这些“半成品药物”,Roivant 公司所使用的方法很简单,人人都能想到,就是通过在开放数据库中搜索或者熟人介绍。但数据搜索是难以穷尽的。为此, Roivant 公司专门开发了一套名为“映射药品集”(mapping the drugome)的策略,来挖掘更多的相关数据。

“你可以从专利着眼,就能很准确的判断某个治疗领域的趋势,比如,有哪些公司在进行临床试验,然后对这些公司精简,直到剩下最后的三五家。” Roivant 首席信息官 Dan Rothman 解释道。

Roivant 的分析师们会将符合要求的药品与市场上现有的药品类别、药物作用机制、治疗效果等指标进行对比。同时还会分析某种特殊药物是否会有特定的患者群体,来验证商业上可行性。正是通过这种方式,Roivant 目前已经搜集了 3 万种药品、2 千种药物作用机制,以及 1 万种治疗效果,而这些数据大多都来自公开、免费的数据库。

而这恰恰是最吸引软银的地方:他们要购买具有更大价值潜力的数据(即使这些数据更昂贵),这些数据能够告诉他们哪些人正在开发什么技术和产品。

图丨数据即是金钱

与此同时,Roivant 还将为另一家子公司 Datavant 注入新的资金,Datavant旨在通过数据分析改进临床试验的整体流程。你肯定能猜到,Datavant 公司手上掌握了大量的数据,但他们几乎不会分享出去,这就导致一种情况出现:一些研究人员可能会有新的想法,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想法已经被其他人验证是失败的了。

“如果把所有的数据汇集在一起,临床试验的成本大概能减少一半,产品上市的时间也有望缩短 50%,如果临床试验成功的可能性显著提升,时间还会更短”,市场数据收集机构 Acxiom 通讯部门主管、Datavant 董事会成员 Travis May 说道。

让这些公司在一个“暗网”中分享数据?这也许听起来有点疯狂,但 Datavant 并不是唯一的玩家。美国能源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公司也正在实践这一想法,三者在 2016 年 1 月推出的加速医学治疗研发计划(Accelerating Therapeutics for Opportunities in Medicine, ATOM)中强强联手,将计算方法和实验方法结合起来,推动肿瘤药物研发。

以葛兰素史克为例,他们正在积极寻找其他制药公司来分享他们的数据。美国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应该就在不少人的合作争取名单上。该实验室的超级计算机可以用来建立模型,进行分子或者抗体的测试。那些思路敏捷的公司会转而把这些预测模型应用到公司内部以及程序中。

当然,建立这些模型不但需要时间,更需要合适的人才,而 Roivant 最新一轮的投资就是为了将用来扩充工程师团队以及生产更多的数据。

然而,投资方软银并没有对外界说明,他们对这家公司“大手笔的投资”抱有什么样的回报期待。“Roivant 团队的雄心壮志和成绩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祝福他们,也会在下一个征程中支持他们”,软银集团国际总经理 Akshay Naheta 说。

原文标题:11亿美元!孙正义创下生物科技史上最大单笔投资记录,软银愿景巨资砸向“被弃项目回收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