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春雨医生和易观智库共同发布《中国移动问诊白皮书》
来源:美通社   发布者:左丽媛   日期:2017-03-31   今日/总浏览:2/1073

提供移动医疗服务的医生主体都来自于哪些医院,哪些人更习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医疗问题,又有哪些科室的病症通过移动医疗手段得到了有效的解决?经过春雨医生等移动医疗企业近6年的探索后,上述问题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3月28日,由第三方研究机构易观智库,联合春雨医生共同发布了《中国移动问诊白皮书(2017)》(以下简称《白皮书》)。《白皮书》根据易观智库独立的第三方监测数据,以及春雨医生2016年前三个季度用户端和医生端的运营数据,对以移动问诊为基础手段的中国互联网医疗行业进行了画像。

《白皮书》显示,春雨医生开创的移动问诊业务,已经成为互联网医疗的基础服务框架,通过医患之间的远程实时沟通,并将沟通意见分发到医疗机构、检查结构和医药机构,再将上述机构的意见反馈回医患双方,已经成为互联网医疗的基础范式。医疗服务各环节的参与方,在此基础上衍生出了“互联网医院”、“医院信息一体化”、“大数据智慧医疗”等新的业态。

告别“轻问诊”:移动问诊已是在线医疗的一体化服务平台

2011年,春雨医生在尚不具有全环节医疗资源整合能力的时候,推出了基于手机app实时互动的“轻问诊”服务,通过医患问答的方式,帮用户解决了大量的健康咨询问题。囿于当时的技术水平和政策环境,春雨医生将这类服务称之为“轻问诊”,只提供问答咨询服务。

《白皮书》显示,5年多时间过去后,这项服务不仅没有被更新的服务取代,反而是医疗机构、医药服务企业、医生服务企业等,都纷纷推出基于移动问诊的服务,比如各大公立医院推出的“互联网医院”、医药企业推出的诸如药师服务、丁香园推出的“来问医生”等,都是通过移动问诊的方式,提供医疗健康服务,甚至还有初创企业,仍以移动问诊作为主要业务。

但移动问诊早已经告别了“轻问诊”时代,其技术含量也不是用图文、语音或者视频作区分了。《白皮书》显示,对于传统的就医流程,移动问诊实际上起到了流程再造器和服务连接器的作用,随着信息化和智能化的进展,通过移动问诊连接诊前、诊中和诊后都已成为常见服务,分诊、检查、复诊乃至处方流转、药品配送等,都可以通过移动问诊作为手段,连接并得到实施。

易观分析师在《白皮书》中也认为,移动问诊仍是唯一成熟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在优化医疗资源分配、重构就医流程和提升患者体验方面,起到重要的作用,是互联网医疗从在线看病向在线治病进化的基础工具和连接手段,其意义早已超越“轻问诊”。

鏖战“医生端”:医生平均用在春雨医生平台的时间最长

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消失,评价标准也从简单的注册人数、日活人数等指标,发展到关注用户的使用时长。《白皮书》也认为,“2016年移动互联网的竞争已经从流量竞争转化为用户价值与用户占领时间的竞争。”

具体到移动医疗行业,由于用户端提供的服务既包括问诊咨询,也包括诸如健康科普、健康自诊、健身记步等工具性的服务,而医生端基本上则是提供问诊服务或者学术服务。因此,衡量移动医疗企业的价值标准,更应该看医生端的情况。

《白皮书》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春雨医生的医生端活跃用户的日均时长已经超过1个小时,远超其他同类企业的医生端用户;打开次数方面,也保持在平均12-16次之间,而行业的平均打开次数为5次左右。

图一:各主要APP医生平均使用时长统计
图一:各主要APP医生平均使用时长统计

春雨医生提供的数据也显示,仅2016年前三季度,一共有174839名医生,通过春雨医生提供过移动问诊服务。医生端活跃用户总数和活跃用户的使用时长,均领跑行业,与之相对应的是,春雨医生患者端用户的医疗问题需求也更集中。

对春雨医生医生端活跃用户的分析还表明,问诊活跃医生占比与医生总体较为类似,呈现初中级职称医师占比大于高级医师状态;但是从分布偏向性来看,中高级职称医师对在线问诊有一定偏向性。TGI(目标群体指数)分析结果也表明,通过移动问诊更容易找到三级医院、副主任以上的医师。

定义“用户端”:基本人群和基本科室已形成

《白皮书》提供的分析数据显示,在移动医疗的各个细分领域中,问诊仍是用户选择最多的服务,其次是挂号和医学学术。易观分析认为,用户问诊服务使用的频次和时间增加,表明用户使用习惯逐渐养成。

与之对应的是,选择移动问诊服务的人群指标,也进一步清晰。不管是其他机构还是友商发布的数据均显示,在线问诊服务已经在一线城市完成用户教育和服务普及,正在向二三线城市扩张。人群属性呈现为女性用户较多、多集中在一线城市、提问用户年龄多在40岁以下等特征。

同时,《白皮书》对春雨医生2016年前三个季度的医生端和用户端科室活跃度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两者结果高度趋向一致,即妇、儿、内、外等几大科室,通过移动问诊解决问题的用户总数最多;在医生端,这几个科室提供服务的医生人数也相对集中。但儿科医生短缺的情况,在移动问诊平台也有体现,问题总数占16.1%,但医生数只占6.2%。

《白皮书》同时对问诊活跃医生的科室分布进行了TGI分析,结果显示,整形美容科、外科、皮肤科、眼科和儿科分别排名前5名,也就是说,这五个科室通过线上提供医疗服务的医生占比,高于全国医师中这些科室医生的占比。换句话说,就是这些科室的很多医疗问题,可以直接通过移动问诊的方式解决。

而随着移动问诊的服务整合能力越来越强,这一类科室或者病症的名单,有望进一步增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