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生物链会员

顶部讨论微信二维码底部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向天再借五百年? 硅谷刮起了一股“长生不老”之风
作者:   来源:生物探索   发布者:张荐辕   日期:2016-12-06   今日/总浏览:9/7154




随着技术的迅猛发展,下一代科技产品将与我们现在用到的产品大相径庭。Business Insider网站近日评选了即将改变世界的十二项“黑科技”,除了每天都会抢头条的自动驾驶、人工智能与太空旅游等,抗衰老生物医学也悄悄挤进了这一榜单。


当然,此抗衰老非彼抗衰老,你无需去韩国拉个皮或整个容,因为这些只算是美容层面的。不过,硅谷人也不会靠搜索词条把你引去莆田系医院治病来延寿,他们正在讨论的其实是如何活得更长,而非看起来更年轻。抗衰老生物医学的目标是让你感觉自己更年轻,享受更有品质的生活。


预期寿命大增长


《大西洋月刊》此前曾在封面文章介绍过抗衰老研究的最新进展,研究人员预计到本世纪末人类预期寿命将达100岁,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产生深刻的影响。其实在20多年前,认为衰老可以“治愈”似乎完全是一种狂想,但许多人已经对这一概念深信不疑了。


虽说现在发达国家预期寿命都可超过70岁,但其实古人寿命都很短,一般人活到40岁就算走了大运了,少数能够终老的人简直是得到了上天的眷顾。


不过时间转到19世纪后,随着工业革命的深入,人类预期寿命较短的情况开始慢慢改变。1840年以来,人类预期寿命每过一年便增长约三个月。研究人员对预期寿命高居全球之首的瑞典进行了大量研究,发现1840年时其妇女的预期寿命为45岁,如今则为83岁。美国人的预期寿命增长的趋势与瑞典类似,20世纪初新生儿的预期寿命为47岁,如今则升到了79岁。如果能够继续维持这一增长势头,那么到本世纪中叶美国人的预期寿命将达到88岁,到本世纪末则会达到100岁。


从全球来看,预期寿命增长的趋势似乎不因任何个别事件而改变,其速度并未因抗生素和疫苗普及而加快,也不因战争或疾病暴发而减少。全球预期寿命历史图就像平稳上升的扶梯,国家无论贫富,大部分时间预期寿命都保持着增加的趋势,全人类正坐在“扶梯”之上稳步前进。


对预期寿命空前延长的预期并不是一定要靠医学的迅速进步——只要“扶梯”继续上升就行。但如果我们能找到抗衰老药,“扶梯”将加速上升。未来,百岁老人将成为正常现象,所谓的长寿村将逐渐从新闻头条消失。


抗衰老研究背后的硅谷大佬背影


有人会说,这都是硅谷精英们画的大饼吧?所谓的抗衰老研究怎么听起来像玄学一样?况且也没见过谁在从事此类科研啊?如果真有这好事,能落到普通人头上吗?


其实此类研究早已不是新闻,抗衰老研究背后有许多人们熟悉的硅谷大佬身影。


1. 彼得·蒂尔


首先,我们要提到的人是彼得·蒂尔,这位PayPal联合创始人在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上出尽了风头,他站在了整个硅谷的对立面,却慧眼识珠押对了特朗普这支潜力股。


最近几年蒂尔一直在大力投资抗衰老研究,他利用旗下慈善性质的蒂尔基金会花费70亿美元投资了将近24个初创企业,而这些企业大都来自生物技术领域。此外,他旗下以盈利为目的的Founder基金会也投资了多家生物技术公司,其中包括就医信息平台Oscar、抗病毒云实验室Emeralds、孕妇产品平台Glow,以及专为大医药公司打印DNA的Cambrian,和通过遗传基因架构检测疾病的Counsyl等。


蒂尔痴迷“长生不老”早已是硅谷圈子里人人皆知的事,他还曾说过要活到120岁。为了这个目标,他坚持每天服用生长激素,他还甚至预定了“人体冷冻”计划,即将自己的身体在超低温(-196摄氏度)环境下冷藏起来,梦想未来通过先进的医疗科技将其解冻后复活及治疗。


2. 谷歌


谷歌则是硅谷抗衰老研究的另一个铁杆粉丝。众所周知,搜索巨头联合创始人佩奇患有罕见的声带麻痹症。在2014年的TED大会演讲上,他的声音就开始变得的嘶哑且越来越微弱,为此佩奇不得不做一个惜字如金的CEO。而另一位创始人布林则通过基因测序得知自己在70岁前患上帕金森的概率高达50%。


过去几年里,一向“不务正业”的谷歌在生命健康领域投入重金。


2011年,它们投资了癌症全基因组测序分析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这家公司曾帮助乔布斯完成了癌症全基因组测序,虽然最终未能挽救他的生命,但乔布斯本人对这次测序所取得的成果深信不疑。


2012年,谷歌则投资了开发虚拟生物实验室的Transcriptic公司。


2013年,谷歌宣布成立Calico公司。这家全新的公司“将致力于改善人类健康,尤其是应对与衰老及其相关疾病的挑战”。眼下Calico正与制药巨头AbbVie合作,研发一些抗衰老的药物,希望能够“治愈死亡”。


2014年,谷歌则以1.3亿美元领投用大数据服务肿瘤医疗行业的Flatiron Health公司。


今年七月,谷歌旗下的人工智能实验室DeepMind还宣布和英国全民医疗系统(NHS)合作,开发能提早辨识疾病的机器学习系统。


3. 比尔·盖茨


这种能造福全人类的事业怎么能少了热心公益的盖茨。2015年3月,盖茨基金会宣布斥资5200万美元参与德国疫苗新创公司CureVac的mRNA疫苗技术研发。该技术如果能获得成功,mRNA就可直接在细胞质中产生有用的抗体来快速对抗疾病。同时该疫苗无须低温运送,因此许多先前无法得到疫苗的边远地区居民都有救了。此外,这种技术还将有助于提升整体人类的寿命。比尔·盖兹表示:“若我们能指导身体构筑天然防御层,人类预防及治疗疾病的方式将取得革命性进展。”


4. 贝索斯


亚马逊创始人兼CEO贝索斯算是最近才搭上这列快速疾驰的火车。今年10月底,美国生物科技创业公司Unity Biotechnology宣布完成B轮融资,募集资金1.16亿美元,参与此轮投资的就包括贝索斯。


Unity Biotechnology旨在通过药物来减缓与年龄增长相关疾病的影响,从而帮助我们达到长寿的目的。现在该公司正研究帮助人体摆脱因细胞衰老而导致的炎症,以及其他与年龄增长有关的疾病。


5. 扎克伯格


与其他硅谷大佬相比,扎克伯格的“小目标”看起来更加不可思议,因为他要在本世纪消灭所有疾病。


小扎表示,第一期他与夫人将投入30亿美元,该项目主要有三大目标:将科学家和工程师聚集到一起;创造出能促进研究的技术与工具;通过前期投资产生的动力继续资助更多的科学研究。


扎克伯格称,当前在病患护理上的投入与在疾病治疗本身上的投入对比悬殊。尽管疾病治疗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病患问题,但前者的投入是后者的50倍。他强调,这一现状需要得到改变。


除了给自己续命,这些大佬就不图点别的?


2014年5月,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协会发布《美国生物医药产业:未来增长前景和驱动因素》报告,该报告认为,生物医药行业目前已经跻身美国经济最具创新性的先进制造业之列,这肯定了生物科技的地位,而未来10年美国创新型生物医药行业将获得高速增长。


确实,成熟化的生物技术能为企业和投资人带来巨大的商业利润,在续命面前,没有人会吝啬自己手中金钱的。


如今美国3%以上的初生婴儿都接受了Counsyl公司的疾病测试,光这一项,就让这家还未上市的小型初创公司估值蹿升到了10亿美元。


大家都活这么久,地球受得了吗?


在世界许多国家,老龄化问题已经成了巨大的包袱,再这样一味地延长生命,地球受得了吗?


假设人人都能活过100岁,政治可能就会成为老人政治,他们会投票给自己赢得更多福利,而青年人肩上的担子会越来越重,社会保险和私人养老金负担将远超目前的保险精算水平。如果预期寿命延长只是增加老人丧失劳动力的年数和要求高昂的服务,医保成本将空前膨胀,而其它社会需求则得不到满足。


不过也别太担心,硅谷人搞的投资有更高层次的眼光。抗衰老医疗未来能增加身体健康的年份,老人们不会弯腰驼背,他们的工作时间会更长,养老和医保的池子不会迅速被吸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