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生物链会员

顶部讨论微信二维码底部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不得了!患病宠物猫身上发现“超超级细菌”
作者:   来源:南方网   发布者:张荐辕   日期:2016-11-30   今日/总浏览:13/6981

耐药菌的种类有很多,常见的包括产碳青霉烯肠杆菌、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耐万古霉素肠球菌等等。由于这些耐药细菌对人医临床感染性疾病的治疗带来了较大的挑战,所以才被称为超级细菌。

●“超超级细菌”是一种“泛耐药细菌”,对所有抗生素都耐药的说法并不准确

●华南农业大学科研团队介绍,没有案例显示人类已经感染到“超超级细菌”

宠物身上出现超超级细菌,那“铲屎官”们的安全会受到影响吗?近日,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国家兽医微生物耐药性风险评估实验室科研人员,从一只患病宠物猫身上发现一株大肠杆菌。该大肠杆菌携带了一个新的杂合质粒,可使菌株对碳青霉烯类和粘菌素两种药物同时耐药。这篇以华农兽医学院副教授孙坚为第一作者,刘雅红教授为通讯作者的文章,已经在微生物学领域顶级期刊《N ature Micro-biology》上在线发表。

就目前情况来看,利用常规治疗手段对付“超超级细菌”已没了效果。那人类对于这种“超超级细菌”,是否真的完全束手无策?孙坚表示,实际上,“超超级细菌”对所有抗生素都耐药的说法并不准确。它是一种“泛耐药细菌”,即细菌对常用抗菌药物几乎全部耐药,而并非“全耐药细菌”。在这种情况下,孙坚认为“联合用药或者寻找新的靶标”,可能成为对抗“超超级细菌”的新思路。

“超超级细菌”是两种超级细菌的“升级版”

2009年,在印度新德里发现的碳青霉烯酶N D M -1,虽然仅仅携带一个耐药基因,其却能抵抗所有的β-内酰胺类抗生素,如青霉素、头孢菌素和碳青霉烯类等药物,因此得名“超级细菌”。2015年底,华农国家兽医微生物耐药性风险评估实验室,则在中国境内的动物和人医临床菌株中发现粘菌素耐药基因m cr- 1。“‘超超级细菌’则是前两类‘超级细菌’耐药基因的杂合和重组。”孙坚解释。

“超超级细菌”是如何“升级转变”的?两类“超级细菌”的耐药基因,又是如何杂合与重组的?质粒的水平转移,是导致耐药性泛滥的一个主要原因。质粒是常见的一种基因转运载体,它可以在不同细菌之间相互传播。一种细菌,可能一开始并不具有对某类抗生素的耐药性,但通过耐药质粒的传播,其可以从别的细菌那里获得后天耐药基因。“比如一个质粒携带A B两种抗生素的耐药基因,另一个质粒携带CD两种抗生素的耐药基因,两种质粒的杂合便同时对A BCD四种抗生素耐药。”华农刘雅红教授团队通过进一步的分子生物学研究发现,在分离出的这株大肠杆菌中,不仅同时携带blaN DM -5和m cr-1两个耐药基因,且两个基因同时位于一个可接合转移的杂合质粒中。基于此,研究团队提出了杂合质粒形成的模型,这种杂合的方式尚属首次发现,为后续进一步研究相似的杂合质粒提供了可行的范本。

  抗生素滥用或为罪魁祸首

耐药基因溯源还没最终结论

“抗生素的发明挽救了无数的生命,但由于愈来愈严重的抗生素滥用,细菌逐渐开始产生耐药性,这使得人类健康面临着更加严峻的考验。”孙坚介绍,中国抗生素人均消费量是国际水平的10倍,而中国每年有20万人死于药物不良反应,其中40%与滥用抗生素有关,滥用原因则与接触药物的途径较多及临床治疗等有关。经综合研究表明,超级耐药基因增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类对抗生素的使用所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耐药性的出现是自然规律,只要使用抗生素,就必然会产生耐药性。

在动物身上发现了超级耐药基因细菌,就一定表示超级细菌是从动物身上源起的吗?刘雅红解释认为,耐药基因的溯源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虽然现在还没有最终结论,“但是目前的观点普遍认为,环境才是耐药基因的来源。”“想要扭转目前超级耐药性细菌肆虐的局面,保证人类对致病菌拥有足够有效的威慑武器,必须控制抗生素滥用现象,合理、科学地使用抗生素。”刘雅红说。

目前传播方向不确定

是否传播人“还有待观察”

细菌感染是人类死亡的第一杀手。发现并应用抗生素,则成为人类同死神抗争的一大武器。孙坚打了个比方,“抗生素就是人类抵御细菌感染性疾病的‘军火库’。‘超超级耐药细菌’产生后,人类的‘军火库’逐渐变小,面临着可用武器不多的困境。”孙坚认为,目前只在患病动物身上分离出“超超级细菌”,还没有案例显示人类已经感染到“超超级细菌”。“但是,由于人与动物之间的亲密关系,并且目前存在传播方向不确定的问题,是否会传播到人身上,还有待观察,需要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人类对于这种“超超级细菌”,是否真的完全束手无策呢?孙坚表示,实际上,“超超级细菌”对所有抗生素都耐药的说法并不准确,它是一种“泛耐药细菌”,即细菌对常用抗菌药物几乎全部耐药,而并非“全耐药细菌”。就目前情况来看,利用常规治疗手段对付“超超级细菌”已没了效果,因而,科学家对非常规治疗手段给予期望。当今新型抗生素的研发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联合用药或者寻找新的靶标”不失为对抗“超超级细菌”的新思路。

对话

“超超级细菌”并非对所有抗生素都耐药

关于超超级细菌,南都记者采访华农兽医学院国家兽医微生物耐药性风险评估实验室副教授孙坚。孙坚也是此次论文的第一作者。

  此次“超超级细菌”

提高耐药基因转移效率

南都:这种“超超级细菌”是第一次发现吗?这次发现的科学意义是什么?

孙坚:同时携带这两个耐药基因的细菌,之前已经在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检出,它们都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和粘菌素耐药。但是在这些菌中,两个耐药基因是在同一株菌的不同质粒上。我们发现两个基因能同时位于一个质粒上,这提高了耐药基因转移的效率。

  检出耐药菌不代表它会引起宠物生病

南都:华农研究团队,是如何找到这只患病的宠物猫?

孙坚:宠物猫因为有腹泻相关的疾病被送到宠物医院,我们是在宠物医院采集的样品。

南都:在宠物猫上发现“超超级细菌”,意味着对所有宠物都有影响吗?还是对个别宠物?

孙坚:耐药菌和致病菌是两个概念,在宠物上检出耐药菌,并不代表它引起宠物发病。因为耐药基因可以水平转移,我们真正担心的是这类耐药基因转移给致病菌,这就会给临床治疗带来挑战。

南都:宠物一旦感染“超超级细菌”,就无药可治了吗?

孙坚:这次发现的细菌主要对β-内酰胺类抗生素和粘菌素耐药,并不代表它对所有的抗生素都耐药。

  耐药菌与致病菌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南都:之前有研究,北京灰霾中出现抗生素基因,之前广州地铁也出现超级细菌,公众主要有哪些误解?公众应该如何正确认识抗生素和超级细菌?

孙坚:耐药菌和致病菌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细菌产生耐药性并不意味致病力增强,感染耐药菌也并一定会使人得病。抗生素在保障人类健康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而耐药性问题是随着抗生素的使用而产生的后续问题。耐药性的产生不可避免,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尽量合理地使用抗生素,带有敬畏之心,保存好这份我们人类对付疾病的有力武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