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中法科学家联手寻找新路径攻坚艾滋病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者:左丽媛   日期:2016-11-03   今日/总浏览:2/1868


一直以来,寻找艾滋病的“阿喀琉斯之踵”被视作是病毒研究中的难点。人类对艾滋病的致病机理和预防治疗的研究35年来从未停止过。“虽然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可以有效减低外周血中的病毒,但根治艾滋病仍是一个巨大的科学挑战。”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王建华博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联合攻坚

为了寻求根治艾滋病的新疗法,中法两国的科学家正在携手努力。11月1日,中科院上海巴斯德首个致力于艾滋病和乙型肝炎等病毒研究的中-法国际联合实验室(Virhost)正式在上海成立。按照协议,未来四年,中法两国的科研机构将以上海巴斯德研究所为重心,集中力量向艾滋病和乙型肝炎发起攻坚。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所长唐宏博士表示:“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都是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点攻坚对象,中法携手将有利于提升两国学界的科研水平,造福两国百姓。”

正在中国访问的法国外长让·马克·艾罗见证了合作协议的签署。艾罗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标志着中法两国在科研领域合作的又一个里程碑,未来两国将会在抗击新发病毒等领域进行更加深度紧密的合作。”

巴斯德研究所在艾滋病的基础研究方面有着雄厚的实力。因发现HIV病毒而获得2008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弗朗索瓦丝·巴雷·塞努西(FrancoiseBarré-Sinoussi)女士就出自巴黎巴斯德研究所。

巴雷·塞努西曾在2014年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找到一种HIV根治新方法。我们需要投资开展研究,找到更有效、更划算的治疗策略,能在抗逆转录药物治疗中断以后仍能非常有效并持续地控制HIV,从而长期减轻患者的痛苦。”

未来,这个致力于艾滋病毒研究的实验室将由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Cochin研究所研究员SergeBenichou博士和王建华共同主导。此前,Benichou已经和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周保罗博士进行过紧密合作,为该实验室未来的研究方向奠定基础。周保罗告诉记者,此前Benichou研究出来的一个抗体在巴斯德的平台上进行培育,现在已经步入临床前试验阶段,这一研究成果刚刚发布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病毒学杂志》上。

Benichou从事艾滋病毒研究超过20年,在宿主细胞调控病毒复制机制研究方面有着丰富经验。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与法国实验室相比,中国实验室还有很多制度性和组织性的工作要做,这里的学生很聪明,但是研究的基础设施和体制管理方面还需要理顺,方便未来的工作。”Benichou还表示,近期将在实验室招聘两名中国学生共同参与该项目。

王建华从事艾滋病毒研究近20年,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实验室将致力于研究宿主细胞调控艾滋病病毒复制机制,分析其潜伏建立和维持机制,寻找根治新策略。目前研究有初步进展。未来也会考虑艾滋病疫苗的研发。”

寻找新路径

现行常见的艾滋病治疗方式称为“高效抗逆转录病毒疗法”(HAART),又称鸡尾酒疗法,能通过逆转录酶或蛋白水解酶抑制剂等药物的联合使用最大限度地抑制HIV病毒的复制,可使外周血病毒载量达到检测不到的水平,从而稳定艾滋病患者的病情。但这一方法不能清除在细胞内潜伏的病毒,对于处于休眠状态细胞内的HIV病毒无效,只能让HIV病毒不再大肆感染免疫细胞,却不能将病毒从体内完全清除,因此患者需要每天服药以防止病毒复发。

而近期国际上对艾滋病毒的研究成果大量涌现,这与越来越多的技术工具的发明有关,比如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就为基因治疗艾滋病提供了可能性。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利用CRISPR/Cas9系统发现了让人免疫细胞抵抗HIV感染的基因突变。他们开始对T细胞进行基因编辑,将它们移植回病人体内,从而能够快速安全高效地进行治疗。这项研究成果被发表在10月25日的CellReports上。

同样在10月,英国科学家利用一项名为“KickandKill”的治疗方案,试图完全去除体内的艾滋病毒。该疗法分为两步,第一步中特异性抗体首先帮助人体找到被HIV病毒感染的T细胞,第二步一种名为“伏立诺他”的药物将唤醒处于休眠状态的T细胞使其可以被免疫系统识别并最终清除。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伦敦大学学院及伦敦国王学院等五所大学联合开展了名为RIVERS的临床试验项目。到目前为止,一名接受治疗的44岁伦敦男子血液中已完全检测不到HIV病毒。

王建华实验室也正在使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和发展KickandKill的策略。“基因编辑技术是当前一个较热的技术,大家都在用。敲除HIV-1辅佐受体CCR532个碱基,让科学家们看到了希望。”王建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2008年,一位名为蒂莫西·雷·布朗(TimothyRayBrown)的患者在接受两次骨髓移植后治愈了他身患的白血病和艾滋病。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一位被根治的艾滋病患者。布朗的骨髓捐献者带有罕见的CCR532个碱基缺失,然而由于移植手术价格贵、风险高,同时带有CCR532个碱基缺失的人也相当少见,这一“治愈”了布朗的方法无法面向大众推广,但这一案例,为科学家们致力于艾滋病根治提供了重要思路。

尽管新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自2001年以来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但每年仍有200万人患病,艾滋病人群也正越来越被边缘化。“我发自内心和灵魂深处地知道,我不会是唯一的被治愈者。我们正在努力一劳永逸地打败这种可怕的疾病。”布朗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