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专访银杏树:博士追梦“希望使者”,为丙肝患者带来“新生曙光”
来源:生物探索   发布者:张荐辕   日期:2016-03-18   今日/总浏览:1/4166

作为古老的树种之一,为什么相貌一般、粗壮且不够高大的银杏树具有顽强的生命力?银杏树药业(苏州)有限公司副总李晓闻告诉笔者,这是因为银杏树深厚的根基,不惹上天的妒忌,不遭雷劈可抵抗风雪;银杏树的果实和树脂性烈而含毒能够抗蛀;银杏树避免了几乎一切自然灾害,所以万年长存。

该公司的总经理陈力博士进一步补充道,银杏树因为其强大的生命力一直被世人誉为“希望的使者”;其扇形对称的叶子边缘分裂为二、叶柄处又合二为一的奇特形状被视作“调和的象征”,寓意世间万物对立统一的和谐特质;此外银杏树的叶子类似心型,还可以看成的“团结合一”的美好标志。 

一些难以治疗的疾病,常常为患者带来了“对生活的绝望”和“对死亡的恐惧”等负面情绪;而创新药物的开发,则给予了患者“新生的曙光”和“战胜疾病的信心”。借力于对“银杏树”的美好寓意,陈力博士和团队五年前在苏州生物纳米园(BioBAY)创建了一家主攻肝病治疗药物研发的公司,即文章开篇提到的银杏树药业(苏州)有限公司。3月9日,生物探索走进了这家小而美的R&D企业,感受生物技术为新药研发带来的“源动力”。

不同于一般浙商倾向于选择“商品交易”作为创业的项目,出生于浙江湖州(与苏州隔太湖相望)的陈力在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进行博士后科研工作期间,主要从事创新药物早期发现的研究工作,并与裴钢院士等一起创办上海靶点药物有限公司。科技创业者常常面临“创新点”被后来者居上和“理想与现实”难以完美结合的困境,尽管知道科技创业的过程艰难,但他更认同心灵自由和追求与众不同的价值观,因此一直坚守在丙肝治疗药物的研发领域,为自己的“科技梦想”展翅翱翔。

中国千万丙肝患者,面对“天价丙肝药”望尘莫及

陈力博士在接受笔者采访时介绍道:根据WHO的统计,全球丙肝感染人数约有1.8亿人。中国在过往10年的各种流行调研数据较多,感染率报道从百分之零点几到百分之三不等,目前比较被专家认可的数据在1%左右(即感染人数接近1500万人)。

众所周知,位于美国加州的生物技术公司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Inc.)治疗慢性丙型肝炎的特效药物Sovaldi自2013年上市便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其84000美元/疗程(1000美元/片)的定价也饱受各方争议;2014年在美上市的针对基因型1型二联复方制剂、不需要干扰素或利巴韦林的丙肝药物Harvoni的8周疗程定价为63000美元,12周疗程定价为94500美元,更是让发展中国家的患者望尘莫及。

尽管有一些患者会想到从印度或埃及购买经美国吉利德科学授权的Harvoni,但就在近日瑞士药监局(Swissmedic)发布报告,在以色列出现一种塑料瓶装的、产自印度治疗丙肝的假药“吉二代”,与真药Harvoni的黄色外观不同,假药片外观呈白色,这更让丙肝患者对“救命药”的选择无所适从。

从2003年到2013年,卫计委统计的新增丙肝病例数增加了10倍,并且仍保持快速增长趋势。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诊断技术的进步使得越来越多的新病例被筛查出来;二是由于丙肝暂时无有效的疫苗控制,庞大的人口基数会导致感染进一步扩大。但是动辄数万美金的治疗药物,让中国普通丙肝患者感到束手无策。

目前中国还没有针对丙肝的小分子特效药物,较多患者不耐受干扰素注射

根据陈力博士的介绍:丙肝病毒可分为1到7共7个基因型,每个基因型又可分若干亚型。不同基因型病毒的地域分布存在较大差异,其中1、2、3型病毒呈全球分布。在中国,主要是1b和2a型,占到总感染人数的70%到80%。由于丙型肝炎没有疫苗,治疗手段主要是药物治疗。2011年之前,全世界还没有小分子特效药物,基本是长效或者短效的干扰素治疗;2011年之后,国外第一代直接作用于丙肝病毒药物(DAA)诞生了,但是需要与干扰素联用;2014年,作用于丙型肝炎多个靶点的药物联合治疗手段诞生了,且不需要注射长效干扰素。

目前中国针对丙肝还没有小分子特效药物,只有一种治疗方案——以长效干扰素(或普通干扰素)与利巴韦林联用。干扰素方案属于非特异性的治疗手段,通常对各个基因型均有效,但是疗效存在差异。干扰素方案疗程一般长达48-72周,并且较多患者不耐受干扰素注射,因此面临无药可治的尴尬处境。

赛拉瑞韦钾Ⅱ期临床试验即将启动,有望成为中国首个全口服丙肝治疗方案

陈力博士告诉笔者,公司从2010年开始,历经药物设计、药物筛选、早期成药性评价等一系列药物早期发现必经历程,开发的赛拉瑞韦钾是丙肝第二代蛋白酶抑制剂,特点是比第一代蛋白酶抑制剂更加高效,药代动力学更好。公司在2013年年底递交临床申请,2015年上半年获得临床批件;目前已经启动Phase Ib研究,预计在2016年下半年启动II期临床并与合作伙伴共同启动国内第一个自主研发的全口服的丙肝治疗方案的临床试验,有望成为我国首个获批的丙肝治疗药物。

与传统干扰素治疗相比,全口服丙肝治疗方案首先具有提高有效率的优势,采用传统干扰素治疗的欧美患者有效率仅为50%左右,亚洲约为70%,但全口服治疗方案有效率通常可以达到90%以上,比较好的药物组合基本可以达到100%的治疗率;其次全口服丙肝治疗方案能够缩短治疗疗程,传统干扰素疗法疗程通常为48周-72周,国外最新的临床试验报道全口服治疗疗程通常不超过12周,有些药物组合可能实现8周甚至4周治愈丙肝;最后全口服丙肝治疗方案的副作用更小:一方面,干扰素用药不可避免的存在较多副作用,不少受试者因此中断治疗;另一方面,干扰素需要长期注射影响了患者的依从性,而全口服方案无需注射,适用于原先干扰素不耐受的患者,具有显著的临床应用优势。

公司在肝病领域的pipeline的进展,以成就“小而美”的新药研发企业为己任

陈力博士的介绍,2011年FDA批准了两个新型抗丙肝药物Telaprevir和Boceprevir,掀起抗丙肝药物研发高潮,针对的靶点主要是NS3/4A蛋白酶、NS5A、NS5B聚合酶。而他们除蛋白酶抑制剂外,还在开发针对复制酶(NS5B)抑制剂的药物。

在他看来,未来经济的增长点是在创新方面,但是随着国家MAH制度(药物研发机构和科研人员也可以申请并取得药品批准文号,成为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等新政实施,一个好的新药项目不再向过去那样需要自己建厂投资生产,而是可以携手国际上一些先进的大药厂或者是拥有产业化资源的企业,进行后期的上市合作。

因此,对于陈力博士和他的团队,暂时还不需要将过多的精力放在“产业化”上,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将主要放在对公司现有项目的进一步研发;并去引进一些国外相关项目来完善产品管线;同时去与国内肝病领域的领先企业结成战略联盟,致力于成为“小而美”的新药研发公司,终极目标是研发出满足临床需求的好药,并在肝病领域(尤其是丙肝治疗方面)进一步做大做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