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后百草枯时代,谁能笑傲“除草江湖”?
来源:农民日报   发布者:张荐辕   日期:2015-10-16   今日/总浏览:7/1776

对于国内除草剂市场来说,百草枯的退市无疑是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作为我国第二大灭生性除草剂,百草枯水剂被禁用后将腾出近4万吨的市场空白,必将引发除草剂市场大洗牌。那么灭生除草农民还可以有哪些选择?哪类除草剂可以接力百草枯担起除草重任,填补市场空白?

百草枯

被判剧毒退市已成定局

据了解,百草枯自上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以来,由于速效和成本低廉,广泛应用于果园、林带、非耕地、玉米、甘蔗田除草,在作物免耕播种前快速除草及生长期内行间喷雾除草有较大市场,是仅次于草甘膦的第二大除草剂品种。

而毒性问题一直是困扰百草枯的“软肋”,也是百草枯退市的直接因素。记者在百度上搜索“百草枯”的新闻,发现仅今年以来,就有多起误服或冲动服用百草枯导致的中毒事件见诸媒体。百草枯不仅对人毒性极大,而且至今没有有效的解毒药剂,导致因投毒、误服引起的中毒死亡率达90%以上,是当前农村自杀死亡的第一杀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也正是为此,2012年农业部、工信部、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公告,对百草枯采取限制性管理措施,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不仅在我国,欧盟、美国、瑞典、丹麦、韩国、斯里兰卡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也因为毒性问题,对百草枯采取了禁止或严格限制使用的管理措施。

前不久,百草枯在第八届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上,再次面临生死抉择。评委会委员一致同意将百草枯毒性级别修订为剧毒,并建议不再受理、批准百草枯的登记申请,并适时撤销现有百草枯产品的农药登记。百草枯退市已成定局。

草甘膦

复配增效可有更大作为

百草枯退市临近,草甘膦单剂抗性严重,谁会是理想的替代产品?这在业内也引发了一场大讨论。前不久在江西南昌召开的首届中国杂草防治高层论坛上,几位杂草防治领域的权威专家指出,草甘膦复配制剂及草铵膦有望填补百草枯退市留下的巨大市场空白。

广西化工研究院院长孙果宋认为,百草枯退出市场符合发展要求。草甘膦虽然抗性问题突出,但由于杀草谱广、物美价廉等诸多优点,依然是用量最大的除草剂品种。可以根据不同的作物、用途及场合进行草甘膦复配来扩大杀草谱,解决抗性问题。

“草甘膦作用机理独特、杀虫谱广、毒性低,在杂草体内易于吸收和传导,对环境生态安全,是治理一些抗药性杂草的理想药剂,防除多年生杂草的根茎,有非常强的优势。从1974年至今,草甘膦使用40多年了,可以说是使用最广泛、长盛不衰的品种,产生抗性也很正常。”浙江大学农药与环境毒理研究所朱金文博士认为,草甘膦与2,4-D丁酯、植物生长调节剂等混用的情况下,具有一定的增效作用。草甘膦混剂开发具有潜力。

记者了解到,广西化工研究院、江西正邦、新安化工等不少企业都着力打造草甘膦复配产品。江西农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魏方林举例介绍说,正邦生化推出的滴酸·草甘膦不仅克服了草甘膦对小飞蓬等恶性杂草防治效果差的缺陷,还提升产品对莎草、阔叶杂草的防治效果。与单剂相比,除草快、润湿性好、杀草谱更广,在低温下也能表现优异。他建议,农民自己复配除草剂与草甘膦,品种、剂量、比例都不好掌握,容易达不到理想的防效。所以建议农户选用厂家已经复配好的除草剂。

草铵膦

降本提量有望大展拳脚

不少业内专家认为,草铵膦是替代百草枯的强有竞争力的产品,但需解决产能局限和高成本的问题。

“就效果而言,草铵膦是最好最接近百草枯的。”湖南省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刘都才表示,草铵膦的速效性介于百草枯和草甘膦之间,百草枯是3天,草铵膦是7天,草甘膦是10~15天,不过草铵膦生产工艺比较复杂,还需要将生产成本降下来。

孙果宋也表示,草铵膦是一种发展的趋势,有发展前景,对一些特定的难除杂草、草甘膦又对付不了的杂草,草铵膦有自己的优势。不过它合成工艺比较长,生产厂家少,成本较高,两三年内让农民一下子接受还没那么快,需要有一个过渡的过程。

据了解,草铵膦内吸性和触杀性都很强,对百草枯、草甘膦已产生抗性的小飞蓬、牛筋草、水花生等多种难治恶性杂草都有突出防效。草胺磷毒性比食盐还低,对环境友好。随着草铵膦逐渐成为业界关注的热点,国内草铵膦扩产热潮涌动。记者了解到,国内生产草铵膦较大的企业已有浙江永农、利尔化学、新奥股份、江苏黄马等企业,江苏辉丰、内蒙古佳瑞米、山东滨农科技等拟投入巨资扩大产能,产能不足的情况有望较快改观。显然,产能扩大后,生产就会上量,成本就会降低。据调查,草铵膦原药有望降至每吨20万元以下,甚至更低,亩应用制剂成本控制在7元,如果与其他药剂复配,成本更低,市场就会迅速扩大,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企业利润仍会可观,农民也会受益。

业内专家指出,草铵膦不会重蹈草甘膦盲目扩建造成的不良后果,因为草铵膦的原药生产技术复杂,安全环保门槛都较高,投资也大,设置了进入壁垒和屏障,一般企业只能望洋兴叹,这对于控制国内农药生产过剩,盲目投产,同行无序恶性竞争是难得的有利因素。

专家观点

抗性凸显除草不能老用一种药

▲以化学除草为主转为多种措施并举

江西省余干县种粮大户张四新今年在他的350亩早稻田里第一次用二氯喹啉酸除草防效差,二次用五氟磺草胺防效也不好,第三次用恶唑酰草胺,每亩除草成本达115元才控制住杂草,除草成本超过了化肥成本。在日前举办的首届中国杂草防治高层论坛上,湖南省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刘都才介绍的这个例子让与会者对抗性杂草的危害有了直观又深刻的认识。

近年来,因为省工、省时、高效、快捷,除草剂的使用成为了农民防除杂草最重要的手段,但因长期单一使用除草剂带来的杂草抗性问题也越来越突出。专家们一致呼吁,面对抗性杂草发生的严峻形势,急需改变不科学的用药观念,采用多样性的治理措施。

“随着长期、大量、广泛使用和过重依赖化学除草剂,抗药性杂草已成为我国必须关注的严重问题。”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张朝贤在论坛上指出,我国已有33种杂草的51个生物型对包括草甘膦在内的10类30种化学除草剂产生了抗药性。

“杂草抗药性的产生使除草剂的使用面临巨大挑战。”刘都才介绍说,抗性杂草会导致以往具有良好防效的除草剂在生产上不能用,防除难度增大,田间防效差,部分农民用药田块甚至无效。农民为获得较好防效往往盲目加大除草剂用量或增加用药次数,不仅增加了用药成本,还会造成药害事故发生。

浙江大学农药与环境毒理研究所朱金文博士指出,我们用的除草剂是和发达国家一样先进的,杂草产生抗性的原因就是低效和不科学使用。像草甘膦一度被认为不会产生抗性,但由于长时间高剂量使用,尤其是在免耕条件下,在单一作物区重复使用,缺少不同作用机制除草剂的混用或轮换使用,致使杂草对草甘膦的抗性问题日趋严重,影响了草甘膦市场寿命。

“新药开发难度大,老药需倍加珍惜。”朱金文认为,草甘膦等农药的高效使用,对于延缓和治理杂草抗药性、降低成本,提高农产品品质,保护生态环境具有重要意义。在德国会限制草甘膦在收获前的使用,一年最多使用两次,每年每公顷最多使用有效成分3kg。而综合治理措施是最重要也是最有生命力的方法,可以通过水旱轮作、精选种子、精量机械、不同作用机制的混配,实现更长远健康的发展。

“解决日益严峻的杂草抗性问题,需要推广员、科技工作者、经销商、农民共同努力,树立多样化治理的观念。”张朝贤指出,要采用多样化的化学除草技术和多样化的治理措施,制定良好的杂草防控操作规范,在同一生长季节、不同生长季节,选用杀草谱相同、作用机制不同的除草剂。实施轮作,发挥作物的多样性,为多样性化学除草提供机会和保障。可以发挥作物自身的生长优势和杂草竞争能力,运用作物品种、播期、播种密度、水肥管理、行距、苗床管理等农艺措施,抑制杂草危害。还可以采用稻田养鸭、养鱼、稻鸭萍共作的种养结合的多样性生物控草技术。

业内声音

百草枯水剂的退市对非选择性除草剂市场影响很大,百草枯新剂型、草甘膦、草铵膦、敌草快都会迎来一定的发展机会。

——红太阳集团市场部经理彭永强

百草枯日薄西山,但离禁用尚有时日,新制剂当自强,转型发展需尽早安排;草甘膦雄风犹在,正当壮年,复配制剂潜力较大,解决抗性问题,仍有发展空间;草铵膦走在希望的田野上,提技术、增产量、降成本、安全生产、环保达标是关键。

——浙江新安化工集团高级工程师蒋志秋

草甘膦和百草枯作为灭生性除草剂的两大品种,在广东使用量很大,但两者有很明显的缺点。草甘膦除草速度较慢,对浅根作物、行间除草不安全;百草枯除草快速安全,但是它不能完全杀死杂草,短时间内会返青,控草时间短,而且草甘膦和百草枯对牛筋草的效果都很差。草铵膦克服了两者的缺点,对牛筋草等恶性杂草有特效。

——广州市瑞丰年农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黄荣俊

草铵膦的化合物特性决定其是百草枯最佳替代产品。韩国自2012年禁用百草枯后增长最快的就是草铵膦,到2013年底百草枯下降的量基本由草铵膦补充,在台湾也有类似情况。威远生化2015年底预计草铵膦产能能达到1000吨/年,未来草铵膦规划是万吨以上。

——河北威远生化营销中心总经理应晓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