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科学家的生意经——盘点学术界人士风雨经商路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者:管理员   日期:2015-06-30   今日/总浏览:2/1910

Howard Schulman

Michael Weiss

Paul Romer

对于学术界人士来说,从一项发现到一种产品的旅程可能是历尽艰辛的。不过,随着创业文化向美国以及全球高校扩散,“救助站”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使这条路走起来要容易很多。它们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包括通过校园竞赛征求商业上可行的想法,高校建立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和孵化器培育初创企业以及诸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推出的“创新公司”(I-Corps)等各种项目。


“我们都知道创业是当前校园中的重要流行词。”达特茅斯学院工程师Laura Ray说。她基于自己在声学和信号探测方面取得的成果成立了两家公司,并且管理着一个创新方面的研究生奖学金项目。


Ray自身的创业学习曲线一直很陡峭。她的第一个公司创立于2005年。当时,一位负责技术转化的学校官员敲开Ray的门,问她是否有任何能被拿到市场上的东西。“我们都觉得他疯了。”Ray回忆说。不过,她还是愿意尝试一下。8年后,在她参加I-Corps为想成为学术型企业家的研究人员举办的10周训练营时,第二家公司诞生了。“I-Corps打开了我的视野。”Ray说,“它教会我需要了解顾客和自己的价值定位,即你打算如何去赚钱。”


尽管拥有这些商业公司,Ray依然是一位学术界人士。同时,虽然一些科学家离开校园追寻自己的商业梦想,但大多数人并没有这么做。他们一方面喜欢科研和教学,另一方面可能并不认为自己拥有运营一家企业所具备的条件。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化学家Frances Arnold成立了两家化石燃料公司,为一些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并且是美国发明家名人堂的会员。他赞同上述态度:“我永远不会选择从事首席执行官(CEO)或首席技术官所做的艰苦工作。”


通往产品的艰难之路


Howard Schulman经历了对很多试图将学术发现转变成药物的科学家来说很熟悉的过山车式道路。自从Schulman和Mark Anderson发现抑制一种他和别人共同发现的酶——钙调蛋白依赖性蛋白激酶Ⅱ(CaMKII)能阻止心率失常已经过去20多年。过去6年里,Schulman是一家由两个人创建的、将他们的知识转化成帮助心脏病患者的小型公司Allosteros Therapeutics的总裁。但迄今为止,这一目标还未实现。


Schulman和目前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负责人的Anderson于上世纪90年代在斯坦福大学开始了他们的合作。当时,Schulman是一名分子药理学家,也是一位教授。而拥有医学和哲学双博士学位的Anderson正在做博士后,并且参加医师培训。他们的研究为基于离子通道的抗心律失常疗法提供了替代方法。前一种疗法曾流行一时,但最终证实其带来的坏处要超过好处。此时,Schulman悠然地安居于斯坦福大学,而Anderson作为一名临床科学家刚刚开始自己的事业。因此,这两位科学家没有亲自将这项发现商业化,而是取得了关于上述替代疗法的使用专利,并且希望能有公司申请获得利用他们成果的许可。


这是一段漫长的等待。最终,斯坦福大学同一家附近的生物科技公司Scios达成了协议。Scios将CaMKII抑制剂作为公司在研制心血管药品方面的3个主要项目之一,而Schulman和Anderson成为公司顾问。不过,这种并不密切的关系阻止了Schulman利用他在药物化学领域积累的经验。2003年,Scios被强生公司收购。3年后,这个制药巨头停止了所有的临床前心血管疾病研究,包括为CaMKII研究提供场地的大楼。“因此,我们收回了许可。”Schulman说。


他和Anderson继续开展关于CaMKII的研究,并因此决定亲自出马。“实际上,成立一家公司没有那么难。”Schulman说,所有你需要做的就是上网、在特拉华州注册,然后建立一个邮政信箱,“花的钱并不多”。


当然,花费很多钱的是将一种分子药物靶标变成实际的疗法。位于法国巴黎的家族慈善机构——Leducq基金会一直支持关于心血管疾病和中风的基础研究。当时,它已经在资助Anderson领导的一项针对CaMKII的国际合作研究。碰巧的是,基金会决定建立一个慈善性的风险投资公司。它是一个盈利实体,但必须投资对抗心脏疾病且有前景的疗法,如Schulman和Anderson成立的Allosteros公司。“我们成功竞争到了本钱。”Anderson说。Allosteros收到的130万美元,使Schulman得以在附近森尼韦尔市建立一个小型实验室。随后的联邦小型企业资助和其他资助使公司将一些必要的研究工作外包,并且提炼出两个成为潜在候选药物的化合物。今年春天,两人差点同一家能使这些化合物进入临床试验的大型制药公司签署协议。


“在最后一分钟,他们告诉我们不再对心力衰竭感兴趣。”Schulman说,能成为一个价值数10亿美元的心血管疾病项目的一部分真的是太棒了,但目前还没有。


做好事和做生意


Michael Weiss已开辟了成功的研究生涯,阐明了胰岛素的复杂结构和内在机理。不过,身为凯斯西储大学生物化学教授的Weiss在了解这种帮助身体调节血糖水平的激素上不止拥有学术上的兴趣。


1980年,Weiss作为哈佛医学院的学生获得了赞助其在中东和非洲旅行的奖学金。其间,他非常震撼地发现,发展中国家数百万糖尿病患者无法正确管理自己的疾病,因为他们缺少获取一种无须冷藏保存的激素的途径。“这个问题通过制造一种超热稳定的胰岛素就可以轻易地解决。”他当时这样认为。


但事实并非如此。Weiss花了近3年时间才提出一个解决方法,即依靠拥有双链的天然蛋白质的单链类似物。自从2009年成立Thermalin Diabetes公司,Weiss同时还在顶级期刊上发表文章,并且尽力了解制造热稳定胰岛素的商用合成形式所需的一切信息。


2007年,一堂重要的课程来自时任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全球健康项目负责人Richard Klausner。他也是Weiss在医学院上学时的朋友。“Rick告诉我两件事情:第一,你需要对西方投资者来说可行的商业计划,包括如何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该药物的批准;第二,不要告诉我更多的事情,直到凯斯西储大学对知识产权进行了保护。”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新的单词。”Weiss承认,“对于企业和商业化过程,我非常天真。”于是,他决定弥补失去的时间,休假两年。2010年,Weiss在53岁时从凯斯西储大学魏德海管理学院获得MBA学位。


他还找到已成为风险投资人的大学舍友Rick Berenson管理公司。按照Klausner的建议,Berenson决定瞄准工业化世界里的糖尿病患者。他说,一个有利可图的市场是很多存在显著胰岛素抗性并且在餐前需要大剂量胰岛素的人。公司的首个产品可能是Fluorolog——胰岛素的超浓缩、快速反应生物合成版。


Weiss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100万美元,同时通过各项资助获得900万美元,主要是联邦小型企业研究资助。他至少还得需要这么多资金使候选药物进入临床试验。“我希望能就一些候选药物展开持续的临床试验。”


走出自己的研究领域创业


并非每个由学术界人士创立的公司都出自其正在研究的内容。在过去20年里,经济学家Paul Romer分析了宏观经济学中的一个重要问题—— 一个国家在教育和研究领域的投资如何刺激长期的经济增长。不过,在2001年,他放弃斯坦福大学教职,成立了一家旨在解决一个非常平淡问题的公司:帮助学生写作业。


Romer注意到,经济学导论课上的学生总是在埋怨布置的作业。即使当学生确实做了练习题,多数教师也无法提供很多反馈,因为课堂太大了。他认为,技术能解决这个问题。当瑞典人寿保险公司Skandia提出在斯坦福大学资助一名讲座教授,使其能扩展创新方面的工作时,Romer的机会来了。“为何不资助一家新的公司?”他问道。


Skandia同意了。其1120万美元的投资为教育软件公司——Aplia提供了财务上的资助。Aplia使学生能在网上研究同教科书一致的内容。该软件能提供关于错误答案的即时反馈,并且让学生参与模拟市场条件的互动小组练习。“它就像自然科学中的实验室试验。”Romer解释说。


他还想修正被其称为“受到破坏的”出版模式:教科书正越来越贵,但它们并未帮助学生掌握一门学科。Aplia提供了一个网上辅助材料清单,使学生能选择符合他们需求和预算的内容。


尽管缺少任何正式的商业经验,但Romer并未选择同斯坦福大学技术转移办公室合作。相反,他向学校请了两年假。“他们不是很高兴”,而假期最终延长到6年。最初,Romer聘请了一位CEO管理公司,但他认为有必要保持“现金净流入”,便最终自己接手。Romer曾经一度卖过自己的房子,并且将卖房所得注入公司。


Aplia花了好几年才站稳脚跟。此时,Romer意识到他错过了做研究。“我证实了最初的想法:让学生通过做作业学到更多并且改变基于教科书的教育模式是有可能的。”因此,2007年,他卖掉了公司。Romer现在的研究聚焦城市作为创新引擎所起的作用。2010年,他成为纽约大学的一名教员,并且负责斯特恩商学院的城市化项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