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周俊:MERS等病名的中译和建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者:张荐辕   日期:2015-06-19   今日/总浏览:2/2091

人类疾病从传染性角度可以粗分为两大类:非传染性疾病和传染性疾病,前者太多,本文只讨论后者少数几种疾病。

  

传染性疾病也是大类,人们熟悉的有日本血吸虫病、疟疾、细菌感染、病毒感染等等。随着科学进步,细菌感染疾病已有一些药物如抗生素等。中药黄连素对肠道传染痢疾,抗药性少,效果也可以。病毒性疾病如流感、肺炎、肝炎等,有一些药物不太理想,对HIV、SARS及MERS的治疗药物也不多。

  

HIV已有对症治疗药物,从多靶点作用看,设计的鸡尾酒疗法效果也可以。预防疫苗可望经过努力取得突破和推广应用。

  

SARS属一种冠状病毒,传染性很强,我国医药界进行大量努力作出了贡献。在药物研制方面也有一些贡献,但无突破性进展。现在看来达菲及类似药物可作对症治疗。SARS当时匆忙起了非典这一译名可以理解。

  

我2003年9月发表在《科学时报》上的文章《SARS科研的反思》中建议废除非典或非典型肺炎,用萨尔斯(因有些病用“沙”开头,故当时建议用“萨”),今天看来不译最好,就用SARS,事实上有些科学名也没有译如DNA、RNA,译了又长又不好记。

  

MERS也属一种冠状病毒,在中东沙特首先发现,现已死亡1100多人,死亡率约40%。韩国传染状况不容乐观,我国目前仅广东惠州发现一名由韩国人输入病例,虽然仅有一例,充分说明我国检查水平高。

  

我国媒体有不少报道,主流媒体将MERS称中东呼吸综合征(征不妥,征作动词用为征召,作病状用仅偶用于征候,如非译不可应该用症,医院有重症监护室,没有重征监护室),也有很多媒体用“新非典”和“新SARS”,而且是大标题。我主张什么也不译,就用MERS,非译不可暂时用“墨尔斯”。

  

对MERS现阶段的对策我国无疑也有一些预防措施和快速检查技术。俗话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既不要恐慌,又让公众知道一般预防知识。

  

我个人建议要严防死堵,对中东和韩国来华的各种交通工具特别是航班进行严格检查,旅客暂缓去疫区以降低风险。

  

对MERS包括冠状病毒,科技部和有关部门应成立专项,多方参加,大力协同,水平国际,经费透明。

  

借本文发表机会,对中医的“脏腑”中两类疾病谈一些个人观点。现在中医的肾炒作很多,有宣传说“什么都能亏就是肾不能亏”。现治疗肾病的中药可能有几十种,电视广告中一对夫妇吃了治肾的中成药,说“你好我也好”,妙极。前些年一些中医基础理论又将肾译为Kidney,即腰子。

  

实际上中医的肾是指生殖泌尿系统(Genitourinary),包括了生殖系统和泌尿系统。说“肾为先天之本”,显然指生殖系统,因为它具有繁衍后代的功能。泌尿系统是将血液中不需要的物质排出体外。

  

中医五脏中有心脏和肝脏,认为心主神明,肝主情智。肝怎样主情智,我请教过中医,说了半天我也不懂。奇怪的是脏腑中没有脑(Brain),脑的科学研究成果得过十多个诺贝尔奖,重要性不言而喻。脑疾病中有一种病即Alzheimers disease,简称AD,现多译为阿尔茨海默氏症,也有称此病为老年痴呆,病人不爱听,也容易产生歧视,建议废除“老年痴呆”这一译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