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临床医生的困境:治疗丙型肝炎新药如何“落地开花”?
来源:医脉通   发布者:张荐辕   日期:2015-06-12   今日/总浏览:1/2798

近期发表在Medscape的一篇综述,对抗丙型肝炎新药的成本效益进行了详细梳理,并提出药物的可及性给临床医生带来困扰,而药物创新与伦理可否共存也引发广泛争议。医脉通编译如下,以飨读者。

临床医生的困境

经济分析对打破这些复杂的成本效益必不可少,但必须考虑到未来数十年的理论支出。然而,对于每天治疗HCV患者的临床医生而言,高治疗成本呈现出现来的现象是不断变化的,因此难以驾驭。

“过去的一年令人难以置信。以前治愈希望相对不大的患者现在可以很容易的经一种有效的,无毒的药物疗法治愈。这一直令人非常高兴,我认为我们最终将改变这种疾病的自然史,”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大学医学院肝病科主任,Medscape咨询委员会成员Paul Martin博士说。“但现在所有办公室工作人员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保险公司交涉,试图获得批准药物,以确保患者足量用药来完成治疗,等等。我们希望我们的患者得以治疗,但现在有一些较大的障碍,主要与药物成本相关。”

据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大学副教授,Medscape咨询委员会成员Nancy Reau博士称,临床医生面临的更紧迫的问题是处理寻求这些治疗的数量庞大的患者。

“如果我们要继续治疗的患者仅是一个小数目(我们正在使用波普瑞韦和替拉瑞韦治疗),[这个问题]会引起轰动,然后偃旗息鼓,”她说。“但实际上有更多的患者在等待治疗。” 

与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提高婴儿潮时期出生人群(这部分人群的丙肝风险高5倍)的筛查力度后确诊的患者一同考虑时,一种为期12周的,耐受度较高的治愈方法已经导致那些寻求治疗的患者数量的增加,据reau博士称。

这为努力让他们的患者获得新药物的医生带来了噩梦,他们不断的遭遇更严格的药物治疗标准。

“许多治疗方案仅限于治疗那些轻度晚期肝纤维化患者”,Reau博士说。“这可能是因为晚期肝纤维化和肝硬化患者难以应用干扰素,但至少在美国,尚无通过纤维化评分来限定的历史病例。”

Reau博士称她的机构“资源丰富”,拥有在审批过程中发挥作用的从护士到管理人员在内的多个员工,但她每个星期仍需花费几个小时来证明她的患者需要治疗。

“一个照顾更边缘化患者或安全网患者的家庭医生不具备这种能力,我不能想象的是,他们必须做以获得治疗的文书工作有所减少。这些限制做法实际上是阻止了真正需要治疗的患者获得治疗。”

创新与伦理可以共存吗?

这次辩论变得如此火热大概说明了今天发生在国内的一个更大的争论,即市场的自由之手是应该保留,从而最大限度的创新,还是我们不得不认为,医疗保健太重要了,不能在没有伦理参数的情况下进行。

“这可能是医疗保健领域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伦理学挑战之一,”纽约市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医学伦理学部负责人Arthur Caplan博士说。“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罕见病的治疗非常昂贵,这无疑激发了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对于癌症,肝炎和阿尔茨海默氏病,我们可以收取很多费用,因为如果有效,人们当然愿意付钱。“但这仅是非持续性费用。”

据Caplan博士(Medscape咨询委员会成员)称,一个自由的市场模式无法在美国医疗系统下运行,因为市民没有看到收益。药品价格在其他国家普遍较低(有关这背后原因的一个有价值的介绍见Why Are Drug Costs So High in the United States?一文),Caplan博士认为目前的模式被打破了。

“为什么在美国要是富人能得到收益,补贴创新就是公平的?”他问道。“除了我们的自由市场痴迷蒙蔽了没有人支付这些价格的事实外,可能还有什么原因?我们正在资助他们。这个行业告诉你,[如果我们干预的话],创新将会慢下来。”

由于这些药物的初期研发通常由政府资助,有些东西似乎没有反映在它们的最终成本中,因此这场辩论进一步复杂化。

“我们应该尽量取得平衡,这样我们就不会伤害今后新药的发展,但另一方面,我们不能使整个医疗卫生预算被丙肝的治疗而消耗掉,”Martin博士说。“每个美国人都拥有这部分股权,因为我们都是纳税人,大量的原创性基础研究是由联邦政府资助的。”

在国会中通过平价医疗法案的残酷斗争,是否放缓了立法者解决失控的医疗保健支出问题的愿望仍有待观察。然而,随着总统选举周期到来,有关美国药物研发体系优劣的辩论似乎不太可能消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