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科学与意识形态冲突—宗教如何面对进化论与转基因
来源:基因农业网   发布者:张荐辕   日期:2015-03-30   今日/总浏览:2/2848

科学证据胜过意识形态,通过强调科学精神我们试图让社会在评估遗传学议题(如转基因)时能够有一个客观的视角。如果人们思考或投票时能够基于科学证据而不是意识形态,那么社会运转将更加和谐。

科学证据原则既适用于转基因和农业议题,也适用于科学教育如演化论和生命起源,还有亘古的地质年代、恒星寿命和宇宙年龄,以及气候变暖研究、疫苗研发、核电开发、流产手术、辅助生殖技术,乃至更加琐碎的议题如包皮环切术。但是科学要取得胜利会很容易吗?

理论上我们可以预测,教育培训能够培养人们基于数据来决策,教育史的数据也表明教育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例如,现代社会对于巫术没有什么政策争议,因为不像400年前多数人目不识丁,现在多数人都受过基础教育不会轻易就相信巫术。今天也几乎没有人相信地球是平的,或相信太阳和其它行星绕地球运转。毫无疑问,教育和信息传播引导人们摆脱了各种错误信条,人们信服科学对自然界的各种解释。

当然,历史表明人类摆脱那些错误信条往往是一个长期的过程。2014年美国阿拉巴马大学评估了学生对演化论的接受度。研究发现,教育因素是一个显著的影响因素,理工科学生比文科生、艺术生更容易接受演化论,更加拒斥神创论。当然,宗教信仰(比教育)是一个更大的影响因素,特别是对于那些在大学(而不是中学)才开始接触演化论的学生。同等条件下,那些没有宗教归属的学生,当他们在大学课堂了解得越多,会越来越接受演化论。

相反,那些具有很强宗教归属感的学生,倾向于维持自己从教义中得到认知而排斥演化论。即使他们在大学课堂参加进化论的课程,即使他们承认科学界对此没有分歧,也仍然对神创论有很强的认同感。

每当宗教和演化论被拿到一起讨论,总有一些人指出,不少信教的人士在科学界工作,他们能够使演化论与自己的宗教信条保持一致,维持着自己的信仰生活。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NIH)主任弗朗西斯·柯林斯就是他们津津乐道的人,因为他的基因组学毋庸置疑与生物演化密切相关,他同时是一个福音派基督徒!现任教皇弗朗西斯也是如此,因为两个月前他说过:“演化论在本质上与创造论相容,因为生物演化需要相应的受造物来参与”。

教宗的话听起来是进步的和开明的,但这些言辞作为宗教性二元思考立马遭到了猛烈的批评,这些批评同样也适用于柯林斯院长。无论在华盛顿还是罗马,如果认同这个被科学界接受的奠定生物学基础的理论,表明你可以与世俗世界沟通,但是该理论如何推动社会有赖于其对宗教人士政策立场的影响。

这两个态度明确的基督徒会支持宗教教育退出公共教育课堂的政策吗?作者猜想柯林斯可能会同意,但是教皇则没有把握。若任何一个高调的拥有宗教信仰并声称可以融洽地接受某个科学结论,我们应该问清楚他这种公开态度背后对于相关政策的态度。

这是什么意思呢,举一个例子,当一个烟草公司的CEO承认他认同抽烟会引起肺癌、肺气肿和其它数百种疾病,这意味着他会停止生产烟草吗,或者只是权益之计——做出一个认同多数人已经知道了几十年的常识的姿态而已。

同样,因为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清洁能源技术不如我们(美国),承认人类造成温室气体排放缺同时无意停止使用煤炭,那么这种说法有什么实质意义呢?

比如支持转基因标识的公众人物常常说,你支持转基因,或者不支持转基因都行,但标签是知情权。这并不是客观中立,这只是掩饰其反转而貌似客观的一种表现。

当有人称“我相信A说法,也同时相信相反的B说法,因为我找到了解决其分歧的良策”时,我们应该质疑那个人。因为阿拉巴马大学研究的意义就是,不仅仅是建制化宗教,任何种类的意识形态,科学都不容易胜之,即使我们用上最好的工具——教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