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患癌只因运气差? 《科学》杂志癌症“厄运”研究与报道遭痛批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者:王楠   日期:2015-01-29   今日/总浏览:1/2059


近期一项研究因轻视癌症预防工作如涂抹防晒剂等,受到批评人士指责。图片来源:DAVID PARRY

今年元旦,美国《科学》杂志出现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报道:一篇被记者称为“癌症厄运”的报道与这篇报道所依据的研究成果同时发表在该杂志上。和《科学》的报道以及很多其他媒体关于这项研究的解释一样,该研究作者总结认为,简单的“坏运气”——即他们所描述的健康干细胞中累积的随机性突变——可以解释2/3的癌症。这甚至超过了环境与相关遗传因素的风险。

读者几乎没有浪费时间批评该研究的作者——美国马里兰州巴尔迪摩市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学专家 Cristian Tomasetti和癌症遗传学专家Bert Vogelstein。“好像一些癌症研究人员已经黔驴技穷了。”《科学》网站该新闻报道下的210条留言中的其中一条写道。而包括这篇报道作者在内的记者错得更多。“记者们,请你们在写科学文章之前先理清头绪。”一位进化生物学专家和统计专家在英国《卫报》的专栏中写道。批评人士指责媒体文章误解了这项研究,仅报道了弱化癌症预防价值改进后的信息。

此次喧嚣暴露了科学传播中存在的风险挑战,尤其是在诸如癌症等被指责的领域以及当科学家作者和记者双方想要简化叙事的时候。包括《科学》的文章在内的很多新闻报道都掩盖了这项研究并不包括所有癌症的事实。实际上,因为相关数据的缺乏,它们遗漏了前列腺癌和乳腺癌这两种最常见的癌症。

那么,所谓的“2/3”的数据确实是指部分癌症病例吗?Tomasetti曾向《科学》解释说:“如果去美国癌症协会官网查询癌症的致病原因,你会发现一长串既非遗传也非环境因素的名单。我们所说的2/3指的并非两者中的任何一个因素。”他还在这篇描述自己研究成果的新闻报道发表之前审核过该报道的用词。

在紧随此次喧闹之后的一次采访中,Tomasetti澄清说,这项研究主张坏运气占不同组织2/3的癌变比率——这一解释与此前略有不同。Tomasetti和Vogelstein曾总结说,一些组织比另一些更容易被癌症击倒,而干细胞突变占到这些变异的2/3。

尽管记者报道存在混乱,相反,Tomasetti并没有感觉到记者的粗心大意或是疏忽。“总体而言,为了让报道尽可能准确,和我们交流的记者都非常真诚和敬业。”他说。而且他相信他本人尽可能地把研究发现传递给了非专业人士。“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确信可以把研究结果的每个细节加以详细解释”,但事实上,在截稿前只有几个小时和记者沟通。他认为,那些材料对于统计专家来说甚至也极为复杂。另外,他本人一直在忙着准备一项补充其他细节的技术报告,而且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也为记者派了一名后续讲解人员,并把研究内容发布在网站上。

“媒体太容易受指责了。”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学统计专家David Spiegelhalter说。在此次事件中,他认为“新闻报道的主旨非常合理——大多数癌症确实要归结于偶然性因素”。

许多科学家认为,这篇论文的作者也应该为过于简化负责任。论文包括把癌症分为绿色和蓝色类别的明显数据。绿色类别指的是“病因主要”为随机突变的癌症种类——作者认为它们很难预防。然而,包括食道癌和黑色素瘤在内的癌症则均被认为具有强烈环境动因——如过度酗酒是导致食道癌的动因,日光照射与黑色素瘤相关等。黑色素瘤处于绿色类癌症的边界内,但这已足以激怒一些读者。“他们完全忽略了一些基本生活方式方面的因素。”华盛顿大学癌症预防专家Graham Colditz说。但Vogelstein表示,自己的论文没有讨论环境因素对黑色素瘤的作用。“这是一个数学理论。”他说,不能解释每类癌症的每个层面。

华盛顿州西雅图弗莱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医学与流行病学家Anne McTiernan认为,作者的“意图是好的”,但是她批评了他们的推测,作者认为干细胞分解和癌症风险之间的关系意味着其中一方会导致另一方,但他们提供的数据并不能证明这样的推测。Tomasetti同意这种看法,但他强调“在这个话题上的所有生物学研究均支持随机性的说法”。

目前,尚未回答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此次喧闹是否会损害癌症预防方面的工作。“我们传递的消息不应该是‘全都是随机的,我们对癌症束手无策’。”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癌症预防专家Timothy Rebbeck说,“我们应该可以做一些事情”,因为风险会因人而异。他表示,如果这篇文章意有所指,应该是指癌症预防的价值。它表明由环境或遗传因素驱动的癌症(如吸烟者和肺癌)和没有明确病因的癌症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风险空缺。

Spiegelhalter对这篇论文的报道出现错误并不惊奇。“这又是简化报道的一个案例。”他说,“然而,简化并不正确。”

相关新闻